2014年7月5日 星期六

分別出來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撒但的別名)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之物,我就收納你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林後6:14-18)
  每當我想到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耶穌賜給我們,並定意叫祂受盡凌辱痛苦,最後給釘死在十字架上,為要使我們出死亡入永生,我便覺得神的慈愛確是浩大無窮,口舌筆墨難以形容。然而當我再想到神不但是要我們得救,祂還召我們作祂的工,叫我們將祂奇妙寶貴的福音傳與世人,在各處彰顯神在我們身上所行的大作為,我就更加驚歎我們是蒙了神何等大的恩典。坦白說,我們真是不配。我們是誰?我們本是極微小的受造之物,又時常犯罪得罪神,惹祂的怒氣。若不是神極其豐盛的慈愛及恩典,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得救及配得過事奉祂。既是這樣,我們這群蒙大恩的人豈能閒懶怠慢,不存著敬畏感恩的心去見證事奉我們的主呢?
  每一位清楚得救的基督徒都須要事奉主,這是理所當然的。然而,當我們說要事奉神之時,我們必須先清楚神的心意是如何,又按著神所喜悅的方法去作。不少基督徒都有一錯誤,就是他們時常誤以人的需要為神的需要。這樣,他們的工作就主要以人為中心,過於以神為中心。當然,神的需要往往都是關乎人的,可是人的需要卻並不時常合乎神。不合乎神心意的工作就不能稱為事奉,只能算是人的活動;這些工作再多做也是無益。我們事奉的人必須清楚知道,我們所作的主要是為了滿足神的需要,不是滿足人的需要。另一方面,不少基督徒的確懷著一個良善的目的作神的工,可是卻用了神不悅納的方法或原則去作,這也是徒勞無功的。作主工是要按著屬靈的規則去作,而這規則就是神自己作工的規則。主的僕人必須明白主作工的規則,並且謹守遵行這規則,不然就是跟不上神的心意,不但不得主的喜悅,反而會犯「任意妄為」的罪了。
  神作工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就是「分別出來」。「分別出來」的教訓及事例在新舊約聖經中多處都可以看見。在創世記第一章神叫光與黑喑「分別出來」。這是神恢復祂的創造第一件要作成的事。後來祂吩咐亞伯拉罕離開迦勒底的吾珥到祂應許給他的地方,這又是按著「分別出來」的真理,是神在人身上恢復祂榮耀的計劃中第一件要作成的事。神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目的是要他們與世界「分別出來」,作祭司的國度,屬神的子民。這是神復興一個民族第一件要作成的事。及後神頒佈祂的律法,嚴禁祂的子民與異族通婚和效法他們的風俗習慣,為了不讓以色列民給不屬神的人同化,以至失去見證神的能力及地位,這明顯也是「分別出來」的原則。除了利未支派之外,任何人想要事奉神,就可以作拿細耳人,但要將自己分別出來,不可剃頭及喝酒。到了新約,神作工的規則並沒有改變。主對祂的門徒說:「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約15:19);「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16:16) 保羅說:「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之物,我就收納你們。』」(林後6:14-17) 連主自己也是為門徒的緣故分別為聖(約17:18)原來神的心意是叫屬祂的人從世界中分別出來。可惜現今很多基督徒都不注重這重要的命令,不將自己分別為聖,反倒盡力地與世界為友,貪愛世俗,以至屬靈生命成長停滯不前,事奉亦缺乏能力。聖經明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羅12:2)可是他們只追求「心意更新」,卻忽視「不要效法世界」這先決條件。這些人一面效法世界,一面又期望靈性長進,這無疑是椽木求魚了。聖經又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約壹2:15)不少基督徒決心去愛父,但也要愛世界,不願意放下世界,這亦是絕無可能的事。神的話語從來是非常直接,決不會模稜兩可的;愛世界就不能真正愛父,真正愛父的就不能愛世界:「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路16:13)不離開吾珥,就不能進入迦南;不離開埃及,就不能復興以色列;不離棄世俗的言語、思想及風氣,就不能真正的愛父。弟兄姊妹,我們願意「不要」及「離開」,以至我們能「得著」及「進入」嗎?
  遺憾地,我發覺現今不少基督徒不但在生活上沒有與世界分別出來,他們甚至極力的採用屬世的方法去事奉神。當然他們必定會有自己的理由,可是人的理由斷不能代替神的規則。究竟他們為何會如此作呢?我認為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他們對神的大能失去信心,不敢單單倚靠神。聖經明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靠我(神)的靈方能成事。」(撒4:6)可是我們除了在聚會或教會會議的開始及結束祈禱中稍微聽到「聖靈」一詞之外,其餘的過程根本不能感受到聖靈的帶領,感動和同在。取而代之是人的勢力及才能盡情發揮。從前少年的大衛向巨人歌利亞宣戰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撒上17:45-47) 看!大衛對神的名是多麼有信心,可歎到了今時今日像大衛一樣真正靠主名打仗的人著實太少了!更令人惋惜的就是連救人靈魂的福音聚會,也不高舉主的名和主的十字架,卻以人間的小學,屬世的節目,並人天然的口才來代替。在這樣的光景下,聚會的屬靈氣氛便每況愈下,聖靈的能力漸漸消失,工作的果效當然是令人失望了。可是他們到了如此地步,仍然是執迷不悟,不但不承認自己對神失了信心,反倒以為他們作工的方法不夠屬世,不合潮流,所以不能吸引人,於是便進一步向世界尋求幫助。弟兄姊妹啊!請聽以賽亞先知對當日向埃及尋求幫助的以色列國的呼喚吧:「禍哉!那些下埃及求幫助的,是因為仗賴馬匹,倚靠甚多的車輛,並倚靠強壯的馬兵,卻不仰望以色列的聖者,也不求問耶和華……埃及人不過是人,並不是神;他們的馬不過是血肉,並不是靈。」(賽31:1,3) 倚靠世界的終必失敗,倚靠基督的必然得勝,因為我們的主是得勝的君王;祂已經勝過了仇敵,勝過了世界,勝過了一切!其實祂並不需要我們自作主張的替祂作甚麼工,好像祂沒有我們的幫助就不成。不!祂只要我們屬祂的人緊緊的跟隨祂,單純的信靠祂,並忠心的站在祂的一邊與祂表同心,勝利已經是屬於我們了。「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約壹5:4);「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 8:37)
  弟兄姊妹,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神的心意是要我們從世界分別出來。「分別出來」是神自己作工的規則,亦是我們生活及事奉的規則。「分別出來」不是消極的避世主義,乃是積極為神作工的先決條件:「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2:4)假若我們繼續妄顧神的吩咐,仍然貪愛世界及用世俗的方法事奉神,我們便會漸漸失去事奉及見證主的能力,最終可能連事奉及見證的地位也給收回,變成「失了味的鹽」,遭神撇棄不用。這會是何等可悲可哀的事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