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先賢之信

奧古斯丁 (Augustine)
 
「我曾經為自由意志而努力,直至最後神的恩典把我勝過。」
 
「運用意志是出於天然,但運用得正確是出於恩典。」
 
「神的恩典不是尋找拯救合適的人,乃是使他們成為合適。」
 
「神的確要求我們有信心,但祂不會要求我們去尋找那些未曾給予我們的東西。」
 
瓦勒度派 (Waldensians)
 
「那些高舉自由意志的人,是絕對否定神的預定及恩典。」
 
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自由意志不能立志為善,只會服侍罪惡。」
 
「這明顯是把『自由意志』神格化。」
 
「我坦白承認,就是真有這個可能,以個人來說,我也不希望擁有『自由意志』,或任何使我能夠努力達致得救的東西;不是單單因為我要面對的許多危險,敵對及魔鬼的攻擊,我不能站立得穩也是因為就是沒有任何危險,我仍須被逼去為沒有成功保證的事而努力。但現在神將我的救恩從我意志的管理取走,把它放在祂的管理之下,並應許救我,不是因我們的工作或奔跑,而是因祂自己的恩典及憐憫,我就有安穩的把握,祂是信實及不說謊的,祂又是這麼偉大及有能力,以致沒有鬼魔及反對的勢力能夠勝過祂或把我從祂手裡奪走。」
 
加爾文 (John Calvin)
 
「信心是神賜的特殊恩典,不是出於我們的自由意志。」
 
「讓自由意志這道德的哲學遠離基督徒的思想。」
 
「沒有任何人的意志能抵擋祂拯救的意志。」
 
「我們的被召及所有從祂而來的好處,都是基於神永遠的揀選。我們被揀選的時間顯明它不受任何限制及不可能是出於我們任何的工作。」
 
「為甚麼有人會認為預定論是一個無用甚至是有毒的教義?沒有教義比它更加有用,若我們用得合宜,像保羅一樣。它顯明神無限的美善及使我們認識祂的憐憫。揀選是終極的證據,證明我們不能以我們任何的義得救。」
 
威廉丁道爾 (William Tyndale)
 
「他們與不信的哲學家四出宣揚自由意志,說一個人的自由意志是神揀選或不揀選他的原因,這是違反聖經的。」
 
約翰諾克斯 (John Knox)
 
「那個教派一般的主張是,按著神的預知、旨意及智慧,祂沒有固定的揀選,也沒有固定的滅亡,每一個人都可用他的自由意志行善或行惡,去揀選自己得救及滅亡, 這些東西都是他們自己的頭腦偽造出來,並企圖用他們最好的智慧擦亮,其實它們是腐爛的伯拉糾異端,早早已被奧古斯丁所駁斥。」
 
約翰歐文 (John Owen)
 
「伯拉糾主義的所有毒素自由意志,清晰地把自由意志這老偶像高舉至神的寶座。它是衰落中的基督教所發明的東西。」
 
說我們在靈性重生之前,我們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思想好事或給予神屬靈的順服,這是推翻福音及歷世歷代普世教會的信仰。」
 
「一個天然的人完全沒有自由意志這件事,若自由意志的意思是在屬靈的事上行善及討神喜悅的一種能力。」
 
湯馬士華森 (Thomas Watson)
 
「以為我們裡面有任何東西,能在我們的揀選上,產生一丁點兒的影響力,這想法是荒謬的。有些人說神預知那些人會相信,所以神揀選他們;他們把救恩的事情取決於在我們裡面的某些東西。然而,神不是因信心揀選我們,而是揀選我們有信心。「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1:4),不是因為我們聖潔,而是使我們成為聖潔。我們被揀選成為剛強,不是因為我們剛強而被揀選。」
 
撒母耳羅德福 (Samuel Rutherford)
 
「若自由意志是我們的導師,天堂又是由我們去保守,我們將會失去一切。但因為我們有基督作我們的導師,我們的天堂又是祂手來保管,所以這約必定存到永遠。」
 
馬太亨利(Matthew Henry)
 
「神的旨意及計劃不會屈服於神人軟弱及易變的意志。」
 
「神啊,我們要常常感謝你,因為你藉著聖靈揀選一些人得救及成聖(帖後2:13)。世上有一些餘民,被恩典所揀選(11:5),就是那些神在創立世界以先在基督裡被揀選的人,你使他們在你愛中成為聖潔及無可指摘,並預定他們藉著耶穌基督成為神的後嗣,照著你意旨的目的,使你榮耀的恩典得著稱頌(1:4-6)。」
 
約翰本仁(John Bunyan)
 
「『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6:37)…主耶穌在這裡正面地及堅決地帶出神全備的恩典來成全這個應許。他們必定會來,那就是,祂要使他們來,藉著神在各種方法中加進有效的恩典來達到這個目的。」
 
「是聖靈向我們顯明我們的罪,是聖靈向我們顯明一位救主,是聖靈在我們心裡動工,使我們有到神那裡的想望。」
 
「神的揀選就是神按著自己的喜悅,預先無誤地選上一些人得永生。它是(1) 永遠的,在創世以先已經立定了,(2) 無條件的,完全不是基於預見的信心及行為,(3) 有效地,任何事都不能攔阻神的旨意達成。最後, (4) 揀選是『在基督裡』的,因為神常常是在基督裡記念被選上的人,並且若不是這位救主,我們就沒有揀選,恩典及救恩。」
 
「『惟有蒙揀選的人得著了;其餘的就成了頑梗不化的。』(11:7)。這節經文將人分作兩類;蒙揀選的,其餘的;被選上的,被撇下的;被接納的,被拒絕的。『其餘的』必然是指那些不被揀選的人,因為他們是與被蒙揀選的人相對。」
 
腓特腓 (George Whitefield)
 
「所有說人有自由意志的人,使人最少部分地作自己的救主。我的心阿,不要秘密地走近那些教導我知道基督是一切的一切。人是無有的;他有一個自由意志去地獄,卻沒有一個自由意志上天堂,直至神在他心中作祂喜悅的工作。」
 
「你不尊重神,因你否定揀選。你明顯地使救恩取決定人的自由意志,不是神『白白的恩典』」。
 
「揀選及在耶穌基督裡白白稱義的教義,在我心中的份量一天比一天重。它們使我的心充滿火熱,並使我對神我的救主更多的信靠。」
 
愛德華滋 (Jonathan Edwards)
 
「我們救贖的每一步都是倚靠神的能力。我們是靠神的能力悔改,在耶穌基督裡有信心及得著新的天性。這是神創造的工作。」
 
「那些得救的人應當將救恩單單歸功於神主權的恩典,並將所有的頌讚歸於那位使我們與其他人不同的主。」
 
「信心的聖靈的果子,不是一種屬靈經歷的起因。」
 
「這是出於你對神不屑的想法使你與祂爭辯,因為祂把恩典賜給一些人,不給其他人所以請你反思你與神爭論,並反抗祂的主權的行為。請你想想你到底與誰爭論。」
 
約翰牛頓 (John Newton)
 
「我希奇那些自稱尊重聖經的人,會這樣公開及強烈地表明厭惡聖經明顯的教導,就是神按著祂旨意所喜悅的,用恩典去分別某些人出來,而這些人本性上與其他人沒有甚麼不同;並且這些人的得救,完全無誤地是出於神聖的預定。」
 
達秘 (John N. Darby)
 
所有沒有真深切認識罪的人,所有只向明顯及外表的罪而悔疚的人,多多少少相信自由意志。你知道這是循道衛理會、所有講理性的人及哲學家的教導。但這思想改變了及完全扭曲了基督教的義。若基督來是拯救失喪的人,自由意志就再沒有地位。
 
在我而言,在神話語中,我看到自己及人的完全敗壞。我看到十字架是神所用來得著人心的所有方法的終結,這就證明其他方法的不可能。神用盡了祂所有的資源,而人又證明了自己的邪惡及無可救藥,基督的十字架定了人的罪在肉體中的罪。但這個定罪卻在另一個人身上彰顯出來,這就是那絕對的救恩,給那些相信的人;因為定罪及審判已在我們之後,我們從主復活中得著生命。我們向罪死了,在神及我們的救贖主面前卻是活的,當我們稍為替舊人說好話,祂的話語就失去它的力量。救恩頓變為一個改良,在道德層面上實際的解放,而不是從另一個人已完成的工作上得著救贖。基督教教導舊人的死及他的審判,並基督己完成之救恩,及一個新的生命,那永遠的生命,藉著祂從天降臨,在基督藉著神的話語進入我們裡面時給予我們。亞米紐派,或稱為伯拉糾派,假設人能夠選擇,以至舊人憑他所接受的事而被改良。他所行的第一步不是恩典,然而這個第一步才是這個問題上真正有價值的。
 
我相信我們必須持守真理,但哲學上及道德上而言,自由意志是一個錯謬及荒謬的理論。自由意志是一個罪的狀態。
 
喬治穆勒 (George Muller)
 
「在這段日子之前,我是非常反對揀選,特殊救贖(有限度救贖)及堅忍恩典的教義。現在我看見它們出於神話語的寶貴真理。我願意不從罪人得救而自誇,我承認自己只是一個工具,我也願意接受聖經所說的,從新約的開首讀起,關於那些教義的真理。」
 
「我驚奇地發現,那些明確講述揀選及信徒堅忍的恩典的經文之數目,是那些表面上反對那些真理的經文的四倍;而且我只細閱及明白其中的一些,就已經足夠令我確信上述的教義。」
 
萊爾 (J.C. Ryle)
 
「讓我們確認一個原則就是一個人得救完全是出於神,一個人的滅亡完全是因為自己。」
 
「揀選應該是一個令所有真正基督徒發出讚美及感謝的真理。若不是神揀選及呼召他們,他們永不會揀選神及求告祂的名。若不是祂按著祂喜悅的旨意揀選,而非按著他們任何的良善揀選,在他們裡面永不會有何東西使他們配被神選上。」
 
「或許世俗及屬肉體的人會斥罵揀選這教義,或許那些假信徒會妄用它,把『神的恩變作放縱情慾的機會』(4);但明白自己內心的信徒會永遠稱頌神的揀選。他會承認若沒有揀選,就沒有救恩。」
 
司布真 (Charles Spurgeon)
 
「自由意志帶了許多人去地獄,卻從未帶過一個靈魂上天堂。」
 
「我們按著聖經的權威宣告,人的意志是多麼的專注犯罪,多麼的敗壞,多麼傾向邪惡,多麼的厭惡良善,以致若沒有聖靈大能、超然、不能抗拒的影響,沒有任何人的意志會歸向基督。」
 
「我認同馬丁路德到這個地步,當他說:『若有人把救恩歸功於人的自由志裡最少的一樣東西,他就對恩典毫無所知,並且沒有正確認識基督。』」
 
「自由意志論它是甚麼?它把人在神面前顯大。它把神的目的廢掉,因為除非得到人的願意,它們就不能成就。它把神的旨意變為人意志的僕人,並且使整個恩典之約倚靠人的行動。以不公平這理由來反對揀選,尤如說神欠了所有罪人的債。」
 
「我來到這個講台上,不是盼望或許有些人會用他的自由意志歸信基督。我的盼望是在另一陣營。我盼望我的主人會抓著某些人,並說:『你是我的,你必屬我。你是我所擁有的。』我的盼望出於白白的恩典,不是出於自由意志。」
 
「我相信基督來到世間不是給人一個得救的可能,而是把人帶進救恩裡。不是使他們能救自己,乃是從開始到最後,為他們及在他們裡面作工。若我不相信耶穌的道不是帶著充滿大能、勢不可擋、鼓動人心的神聖影響力,使人願意轉離錯謬的道理,我就不能以基督的十字架誇口。」
 
章力生:
 
「上帝用其無限的智慧,及其無比的大能,創造了這個偉大的世界,上帝對這個世界,必有其預定的計畫,一切過去、現在和將來的事,前後推移,因果相乘,必可知上帝乃有一個預定的準確的計畫。如果不信上帝有預定的計畫,則實有悖事理的常情。即如普通的凡人,其所作所為,亦必早為之計,胸有成竹;如果徒憑心血來潮,感情衝動,不顧前後,輕率從事,必然鮮克有成,其人亦必被視為愚妄之徒,無人信託。此理乃屬顯然,無待詞費,不言而喻。准斯而論,如果不信上帝對於其創造的世界,乃有其預定的計畫,則寧有此理。世人儘管於理論上,頭腦裡,在其口頭上,不信『預定論』;但照上述的尋常的事理而言,其實都是事實上的『預定論者』。」
 
「上帝為人類命運所做的工作,乃照他預定的計畫。聖經指示我們,上帝照他的安排的恩典,他不但從起初看到末後的事,且照他的旨意和計畫,使他一切所作的,要實現他永遠的目的。上帝對於救贖世人,既有此種永遠的計畫,所以人類最重大的要事,便是要對他救贖的計畫,有正確的認識。譬如機器,倘使我們對其複雜的構造完全無知,當然我們不會懂,也不會運用。同理,倘使我們對於救贖計畫,及其目的,完全茫然,或是誤解其目的,則我們的見解,必然錯誤。倘使上帝的創造和救贖的目的,乃為最大的幸福,抑是為上帝的榮耀,則基督教的性質將因此完全不同。我們神學的性質,須視對此問題的答案的不同,而大異其趨。同理,倘使救贖的目的乃是使上帝的子民確定得救,則乃合於奥古斯丁的道理;倘使其目的,乃在使眾人都有得救的可能,則將為一種偏差的道理。」
 
「阿敏念派以為普通恩典乃是救贖工作的一個主要部分,藉此乃促世人悔改,皈信主耶穌;但又因為人的阻撓破壞,未必能達成上帝使人悔改相信的願望,照此種說法,則上帝的恩典不能實現上帝使人得救的初衷,實不成其為恩典。羅馬教宗附和阿敏念派,說普通恩典乃是一般的,不是特殊的,未必能達成上帝救世的願望。照此說法,則所謂恩典,實非恩典,阿敏念派把普通恩典和救贖恩典,互相混淆,顯屬謬妄。」
 
鍾馬田 (Martyn Lloyd-Jones)
 
「不要向我說自由意志。世上沒有這件事。墮落的人裡面沒有自由意志這回事。這是聖經的教導。」
 
「人類墮落的範圍之大及影響之廣,沒有人能運用自己的意志及知識自救或成為基督徒。」
 
「若你清楚認識你的神學及你的教義,你會知道沒有一個天然的人能夠相信福音若你期望一個天然的人能單單因著你把福音告訴他,他就能相信,你就是否定這個福音,你也不認識它。」
 
「神藉著聖靈,透過福音,向全世界發出普遍的呼召,但祂特別呼召一些人,若他沒有這個特殊的呼召,沒有人能夠成為基督徒。在這些人身上,神的話語產生了功效,它在他們裡面是發出能力,它成為他們不能抗拒的命令,他們也願意付上一切來回應。」
 
「有人常常批評神聖揀選的教義會對佈道,傳福音,懇求罪人悔改及相信,以及採用討論及勸化變得可有可無。其實這件事從來沒有矛盾,難道神在秋天給我們地裡的出產,農夫就不須要犁耕、耙地及撒種嗎?答案是,兩件事都是神預定的。神揀選用佈道及講道去呼召祂的子民。方法及結果都是神所預定的。」
 
「為甚麼有些人會相信?就是因為聖靈使他們成聖,將他們分別為聖,把他們呼召出來。這是聖靈的呼召;這是聖靈叫他們自責,呼召及賜他們信心。」
 
「越來越多人在救恩的事情上強調決志、接受、屈服、願意,交出自己等純粹出於人的活動但我們不能使自己出生,我們不是信心而重生,我們相信,是因為我們已經重生。」
 
「我是一個加爾文主義者;我相信揀選及預定,但我不會把它們納入必須(essential)的道理。我把它們放在非必須(non-essential)的項目內。你不是因為精確地明白這個偉大救恩如何臨到你而得救。你必須清楚知道的,就是你是失喪及被定罪的,你是無望及無助的,世上沒有甚麼可救你,除了神在耶穌基督裡的恩典並祂釘十字架,祂背負你所有罪的刑罰,死亡,復活,升天,差遣聖靈,以及重生等真理。這些都是必須的。雖然我對這題目有很固定及強烈的看法,我不會與不能相信及接受揀選及預定的人,並亞米紐主義者分別出來,只要他告訴我,我們得救是本乎恩,只要加爾文主義者同意(他必須這樣)神吩咐世上所有人悔改。只要兩者都同意這些事,我說我們不可破壞彼此的交通。所以我把揀選放在非必須的類別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