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4日 星期一

為何要讀清教徒?

Brian G. Hedges
 
清教徒是十六世紀的英國基督徒和他們在十六至十七世紀移居美國的繼承者。他們對於改革教會及靈性更新的關注,使他們得著這個貶稱。不幸地,大多數人一提起清教徒就想到規條主義、自以為義、假冒為善以及獵殺女巫等人,都是多得納撒尼爾·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所寫的小說紅字》(The Scarlet Letter)
 
當然,清教徒並不是完美的;但排除他們的不完美,我們實在有許多向他們學習的地方。巴刻有一次將清教徒比作加理福尼亞州的巨型紅木:
 
大紅木如何吸引我們的目光,因它們遠高過眾樹,清教徒成熟的聖潔及老練的堅韌也像明燈般照耀著我們,遠超過以往大多數世代(現今世代更不用提)大部份基督徒的身量西方的基督徒常常感覺像蟻山上的螞蟻。
 
在我閱讀不同清教徒著作時,我的心大大得著幫助,我的靈也常被激勵。以下是我相信牧者(譯者按:也包括所有基督徒!)應重新注意清教徒著作的幾個原因。
 
1.他們提升我們的眼光注視神的偉大及祂的喜悅
 
我們天生是以人的角度去思想神。像有人這樣說:「神照樣祂的形像造人,人又照樣地回報神。」
 
不像其他人,清教徒提升我們的眼光注視那位使人靈魂滿足,超越一切的神。我永不能忘記,當我讀過司提反卓樂(Stephen Charnock)神的存在及屬性(The Existence and Attributes of God)後,所看到的神之的威嚴,以及讀過多馬博斯(Thomas Brooks)及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的著作後,所發現在神裡面深處的喜樂。舉例說愛德華滋說:
 
享用神是唯一能使我們靈魂满足的快樂。在天堂裡永遠享用神,是無限地超越地上最愉快的福址。父親、母親、丈夫、妻子、兒女、屬地的友情都只是影兒。享用神才是實體。那些只是殘缺的光,神卻是那太陽。他們只是溪河,神卻是那泉源。他們只是水滴,神卻那海洋。
 
2.他們開啟我們眼睛看見基督的美麗及可愛
 
清教徒是以基督為中心,如他們是以神為中心。他們熱切地愛慕基督及不倦地榮耀祂。多馬葛雲(Thomas Goodwin)說:「若我到了天堂,發現基督不在那裡,我會立時離開;因為於我來說,天堂沒有基督彷如地獄。」
 
清教徒在差不多在每頁聖經都看見基督。多馬亞當斯(Thomas Adams)說:「基督是全部聖經的總結,在差不多在聖經的每一頁每一行都有關於祂的預言,預表、預示、證明可找出來,聖經像包著嬰兒耶穌襁褓布。」或許有時我們會對他們解經的準確性有點疑問,但我們卻不能質疑他們以基督為中心的熱情。
 
他們特別以基督救贖工作的全備性引以為榮。有一次愛德華滋用以賽亞書32:2講道時說:「基督以祂的順從那為我們緣故而作出的順從,充足地使神得著的尊榮,遠過於我們的罪對神的不敬。無論神如何恨我們那又多又深的罪,都不會過於祂喜悅基督為我們作出的順從。對祂來說,這是何等甘甜的香氣,一種令祂安息的香氣。神已經得著滿足的償還,祂不再需要甚麼。基督的義是有無限的價值及功德的。」
 
3.他們使我們因罪的陰險及邪惡良心受責
 
今天不多基督教書籍的標題會提及罪這個字,但清教徒對罪卻非常重視罪,常常在著作提及它,看看一些他們著作的名稱便知道了:羅福威寧(Ralph Venning)的《罪之邪》(The Sinfulness of Sin)、耶利米柏拉夫Jeremiah Burroughs的《邪惡之邪》(The Evil of Evil)及多馬窩遜(Thomas Watson)的《罪的極惡》(The Mischief of Sin)
 
或許對我最有幫助的書就是約翰歐文對治死罪及罪的試探的經典著作。閱讀歐文就如讓一位靈魂的醫生進行靈性的手術。歐文說:「殺死罪,不然它會殺死你。」他對如何治死罪及逃避試探的輔導是我讀過最好的。
 
4.他們使人心戀慕及喜歡恩典的能力及榮耀
 
有時清教徒遭人批評為規條主義,也許這些指控有時也是有理到底,十六世紀的神學並非完美。但清教徒認識恩典改變人之大能力及榮耀的層面,對我們來說常常是陌生的。
 
現代講述對付罪的書只給予我們一張生活的清單該作的事及不該作的事。就是講及一些屬靈操練的時候,也時常忽略真正對恩典的倚靠。相比之下,歐文說:
 
沒有基督的死,就沒有罪的死。當你在治死罪時,讓你對基督的信心工作。讓信充满你的心,並且想到神在基督裡為你所預備及提供的恩典,其目的及意義就是使那捆綁你的邪情私慾得以被治死。
 
歐文沒有忘記指引與罪爭戰的人到基督那裡。他清楚指出我們只能靠基督及祂十字架得勝罪惡。
 
5.他們用深入的聖經真道、實際的心靈洞見去探索靈魂的深處
 
清教徒中最實用的其中一本著作就是巴克斯特的基督徒指引》,凱勒稱它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聖經輔導手冊」。這九百頁的大作分為四個部分:基督徒倫理、基督徒經濟、基督徒教會以及基督徒政治。以平信徒的話來說,這些都是講及基督徒個人及屬靈生活,家庭生活、教會生活及社交生活。
 
以下是巴克斯德一些有關實際生活及牧養的指引:
 
論基督徒倫理:
 
關於「建立及幫助軟弱基督徒成長」的二十個指引
 
關於「贖回及善用光陰」的五個指引
 
關於「管理情緒」的十個指引
 
在論基督徒經濟那部分,在講及丈夫、妻子、家長、子女對各人責任中也有類似的指引。我統計過有十個關於丈夫及妻子「生活在寧靜及和平,在任何情況避免發怒及不和」的指引,這是現在講論婚姻的著作中我在未曾讀過比那些指引更實用的。
 
6.他們用神的主權使我們的心靈在苦難中得支持及堅固
 
因為清教徒是英國殉教士的後代並且親受迫害(數以千計的清教徒牧師在1662年被逐出講台),他們明白苦難是甚麼;然而他們相信神在苦難中的護理。對清教徒來說,苦難是有意義的。
 
多馬窩遜說:「神的仗是一枝鉛筆,把基督的形像更生動的畫在我們身上。」芙萊維爾(John Flavel)說:「讓一個基督徒在兩三年間沒有任何苦難,他就差不多毫無用處。」
 
在另一著作,芙萊維爾說:「噢,我是如何感激我主基督的銼刀、錘子及火爐!祂讓我看見經過基督磨坊及烤爐的麥子,被製成祂桌子上的餅是如何的好,受過試煉的恩典比[未過試煉的]恩典好,也比恩典多。它是榮耀在它的嬰兒期。」
 
很少書比芙萊維爾的《神護理的奧秘》(The Mystery of Providence)、窩遜的萬事互相效力》(All Things for Good)、博斯的《在仗下啞口的基督徒》(A Mute Christian Under the Rod)及波斯頓的命中的彎曲》(The Crook in the Lot)更能幫助所有的基督徒。
 
7.他們把我們的目光及愛慕注著在永遠的事實上
 
清教徒面對著天堂及地獄生活,他們的著作充满從將來世界而來的香氣。巴克斯德在聖徒永遠的安息》指出許多基督徒對基督的愛這麼冷淡的原因,就是他們沒有注視天家而活。巴克斯特說:
 
若你想得著光與熱,為何不多在陽光之下?缺少了天堂的幫助,你的靈魂像是未燃點的燈,你的責任尤如有經火的祭物。每日從這祭壇取一點碳來,看看你的祭物會不會燃燒起來。用這個火把你的燈燃亮起來,並每日從那裡[天堂]取油倒給它,看看它會不會光輝地照耀。與這復興的火相近,看看你的愛心會不會被熱暖起來。
 
我們多數人都熟識愛德華滋那篇令人戰慄,描述地獄之恐怖的講章「罪人在忿怒的神手中」,但他對天家榮耀之描述是如何吸引人,尤如他對地獄之描述使人害怕。在他的一些文集中,愛德華滋講述那些得榮耀的聖徒:
 
他們的知識將會永遠增長。當他們對神及祂的作為越多認識,他們會越多看見祂的美德。當他們越多看見祂的美德,就會越發愛祂。當他們越發愛神,就越發在祂裡面喜悅及快樂。
 
清教徒提醒我們,天堂不是活在脫離現實的極樂中,虛無飄渺的在雲上彈琴,而是在一個對神的認識及在神裡面的喜樂不斷加增的環境中永遠享受。
 
總結
 
清教徒看見神、愛基督、害怕罪;他們被恩典改變,輔導實用,在苦難中忍耐,為永恆而活。當我閱讀他們的時候,我常常發現我靈魂的味覺被潔淨,並使我對「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23:8)的能力大大提升。弟兄們,讀清教徒吧!你的心會得到幫助,你的靈會得著激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