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

文字工作瑣談

在一般基督教的書室,通常看到三大類的書:1. 有問題的書:新神學、靈修神學、神正統神學、心理輔導的書。這樣的書越來越多。2. 中性的書,即是看也無害,但不看也沒有損失的書。這些書佔大部分。3. 信仰純正,能真正對信徒靈性及認識聖經方面最有幫助的書。這些書佔最少部分,也是最少人買。見到這個情況,心裡實在傷過。
 
中性的書如雜糧,稍吃雖然無害健康,但多吃卻會影響對正常飯餐的胃口。現代信徒肯花時間看屬靈書已經不多。就是肯看的,往往也只愛看那些缺乏屬靈深度的軟性讀物,未能培養出敬虔的心志及爭戰的能力,實在非常可惜。真正對屬靈有益的食物,就是那些注重聖經教導,使人認識神及敬畏神的書籍。
 
有心志文字工作的人,應該是喜愛看書的人。有些人不愛看書,卻喜愛發表,但內裡未必夠份量去供應別人的需要。相反地,有些人很喜愛看書,卻不願發表,有入無出,只能幫助自己,不能幫助別人,這也是很可惜的。
 
儘管我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供應別人的需要,但若神給你一個愛看書的興趣及屬靈胃口,難道祂的心意只是要你一人獨享?只是叫你一人得益?豈不也盼望你將你所學到的與別人分享,使別人也能得著幫助?
 
我之所以覺得我們沒有資格及能力,是因為我們缺乏操練。屬靈寫作沒有一步登天這回事。對文字工作有負擔的信徒應盡量找方法操寫作。個人性的,可以學習寫靈修日記,也可以透過個人網誌、分享區、facebook等分享一些屬靈的學習及體會。也可以嘗試在基督教及教會刊物投搞。相熟及同路線的教會可以嘗試共同出版一些刊物。這樣做一來可以供應弟兄姊妹的需要,二來可以訓練對工字工作有負擔的肢體,讓他們有機會寫作、編輯及出版,三來可以促進教會同心合一的見證。
 
對文字工作有負擔的人應該博覽群書。不要只看某一類型的書。不要只看見證書,也不是只看神學性書籍。前者是過份感性而忽略理性,後者會容易使人頭大身細,知識與靈性不相稱。
 
鍾馬田醫生的學習是:他讀了幾本解經或神學性的書籍後,必定會看一本見證書,因為讀得太多神學書籍,以為自己知道很多,便會開始驕傲。但讀過一本屬靈偉人傳記後,就自然會謙卑下來。
 
要看不同類型的書,它們包括:福音、培靈、見證、釋經、神學教義、教會歷史等、護教等。當然,神給各人的負擔不同,可能給你對護教的負擔比較重,會多看護教書籍多一點,在這方面發揮多一點。只要不要過分注專注某一方面忽略其他方面,能均閱讀就很好了
 
嘗試多看英文的屬靈書。英文的屬靈資源實在比中文的神學資源多許多,畢竟基督教很早就已經傳入西方國家了。雖然不斷也有英文書翻譯作中文,但數量始終很少,若能看英文的話,那我們看書的範圍就擴闊了許多倍了。
 
初學閱讀英文屬靈書也是不易,但萬事起頭難,現在科技這麼進步,可以嘗試用一些電子產品來翻一些難明的生字,慢慢你就會發覺你會越用越少,最後不用也可以明白大概意思了。由淺入深也是很好的方法,可以揀選一些內容較淺篇幅較短的書籍作為開始。
 
可以大量看的作者包括:王明道、陳終道、司布真、鍾馬田、清教徒、陶恕、John MacArthurA W PinkJohn Piper、摩根、邁爾、王國顯等。若能看英文的話,司布真、鍾馬田的講道集一生也看不完。那些以往的屬靈寶藏,正待我們今天的信徒去發掘。
 
翻譯也是文字工作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在兩約中間時代已經有七十士的譯經事工。但翻譯也是很難做得好的工作,比自己原創寫作還難。後者是將自己的負擔寫出來,後者要揣摩別人的負擔,消化吸收後用自己的語言翻譯出來。
 
翻譯者要與作者同心,雖然後者可能已經一早離世了。若不能與作者同心,最好不翻譯。若能同心,讀者就會感到作者正在透過翻譯者與自己說話了。翻譯者與作者的立場必須大致上一致。
 
編輯是一份屬靈刊物的靈魂。他負責帶領該刊物的方向,保守它內容的純正,以及按情況供應弟兄姊妹的屬靈需要。編輯一定要文字工作有極重的負擔,也要有恩賜。
 
編輯不應只負責篩選及文章,也要告訴讀者你最近察覺到那些屬靈問題,你挑選刊登那些文章的目的,以及你希望弟兄姊妹在當中要注意及學習的東西。
 
一般來說,以往的屬靈書籍的份量及質素普遍比現今的好。以往的作者,有理論,也有經歷;有真理的教導,也有敬虔的操練。現今的作者,只談理論,卻少有經歷;許多人的教導,卻少有生命的見證。若可以的話,應該繼續將以往屬靈的經典再版及推介,讓現今的信徒仍有機會接觸到這些寶貴的屬靈遺產。
 
雖然以往的屬靈經典重要,但它們是寫於以前的世代,與現今的世代背景不同,所面對的問題也有不同。所以現今仍然需要有一些能針對現今時代需要的文字工作者興起來。我認為最好的做法,就是我們能有效地引用以往屬靈經典的內容,配合適當的歸納、分析及勸勉,去幫助信徒明白怎樣面對現今世代的屬靈問題。應讓讀者明白以前的屬靈信息與我們現今世代所面對的問題有何關係,以及它們如何幫助我們。
 
應學習按屬靈負擔寫作,過於按工作需要寫作。按負擔寫作,就是神最近讓你看見某些屬靈問題,你心裡有感動及催促去回應,不然心裡好像過不去的,直至你寫作完畢,心裡的負擔才得脫下來。這情況寫出的信息最能使人受感及得幫助。按需要寫作,就是按著刊物出版的日期,到時到候按著自己的心思及喜好去寫一些東西,不是要釋下神給你的負擔,而是出習慣交差。這樣作不是不好,但不是最好。最好還是負擔及需要去寫作。
 
若發覺自己沒有負擔,可以求神光照你,使你看見現今世代教會的屬靈光景,以及弟兄姊妹正在面對的屬靈問題及爭戰。你看到了這些問題,嘗試與神同心,心裡自然會有負擔,覺得要為神發言。
 
現今教會中充斥著偏離正道,似是而非,人意為本的書刊,真正合神心意的文字工作者實在不多,能夠為道竭力爭辯的更少。求神在這個彎曲悖謬,是非不分,厭煩純正道理的世代,興起更多願意為真理站出來及發言的人,為真道打下美好的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