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慎防新社會福音

在二十世紀初,在歐美各國的基督教興起了社會福音運動(Social Gospel)。社會福音的出現為教會帶來的極大的傷害。趙中輝牧師曾簡潔地將社會福音的錯謬指出來:
 
1.篡改基督再來:以「神國」教義為基礎。企圖在地上建立神國,人類的家;不以基督福音拯救靈魂,否定天堂地獄;以教會為工具,透過社會主義,政治經濟改革,慈善事業,解決人類問題。不少教會和人(包括德蕾莎)追隨社會福音,迷惑教會近百年,世界罪惡越來越氾濫成災,離撒旦國越來越近,離天國越來越遠了。他們篡改天國為地國,神國為世界國,但基督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主的日子…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我們照他應許,盼望新天新地」(彼後3:10);「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不信者)他就被扔在火湖」(啟20:15)。
 
2.篡改聖經:宣傳「神是愛」教義,實質卻是「社會主義的愛」;採用「政治化釋經」,不將聖經當作神啟示,而是古典文學作品,可按政治需要來解釋。
 
3.篡改救贖的福音:人得救的核心前提是認罪,但社會福音否認罪的個人性,說:「不應把罪歸咎給猶大,該亞法等個人,應歸於社會性的罪。」否認罪的個人性具體性,就是否認基督對罪人的審判和因信稱義。當然他也否認聖經原罪的定論。
 
社會福音的發起人都是不信聖經基本要道的新神學派,於戰前的歐洲及中國的基督教內流行,但在二次大戰後勢力就慢慢轉弱,因為經過苦難的信徒開始省悟,人靠自己的努力,企圖立理想烏托邦,是全然失敗的。香港教會早年也受社會福音的影響,但影響較微,原因是當時的教會及神學院大部分都是基要派及福音派的,他們的信仰立場是非常保守及純正。然而,社會福音在近年有復興之勢,其毒素主要是從神學院及基督教刊物滲透出來。這幾十年來,因為神學院大力鼓吹神學學術化,不少神學生紛紛往外國深造,學成回來便在神學院執教。可惜的是,因為他們太注重追求學術研究,就不惜選擇去一些只注重學術,而忽略靈性造就及聖經立場的學府受訓。這些神學院若不是新派,就是受新神學影響的新正統派或新福音派,他們都是不信聖經無誤及聖經全備的。這些人畢業後,沒有太多牧會經驗,便直接進入神學院任教,因為他們的學歷高。其實這些人的信仰立場是很有問題的。他們在教授神學,在他們的著作,在神學院通訊,在公開講座,在基督教刊物不斷發表社會及政治性的主張。他們甚少按著正意解釋聖經,大多是引用從外國學回來的變質神學及有問題的神學著作(如潘霍華)他們聯同一些以新神學派為背景的基督教組織及機構,積極地提倡社會性的議題如社會公義、人權、民主、自由、公投、普選等等。他們 鼓勵信徒遊行,示威,有的甚至主張用抗命,抗爭等方法來達到社會性及政治性的目的。這就是年新社會福音的起因了。
 
可能有人認為現在的社會福音不像從前的社會福音,不應再像以前那樣批評他們。真是如此嗎?現在讓我們看看新社會福音與舊社會福音在本質上有否不同。
 
一,按趙牧師所說,以前的社會福音篡改基督再來。現在的社會福音,其實也是差不多。若不是篡改基督再來,就是完全將這個真理隱藏埋沒。請問現在有多少神學院會講主再來的真理?有多少神學院教導教會將會被提,這世代不久要結束,主很快就會再來?有多少神學界人士會呼籲信徒不要將盼望放在這個世界,卻要警醒等候主回來?每一個謙卑讀新約書信的人,都不會 看不見初期教會的聖徒都是熱切的等候主早日回來。但現代的社會福音派人士,認為這是非常消極的觀念,妨礙社會進步,所以就把主再來的道理刪改,或置之不理,目的就是要把基督徒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這個短暫及將亡的世界,終日就是講求怎樣爭取民主自由,怎樣建立公義社會,這些主張是出於聖經嗎?
 
二,趙牧師提及以前的社會福音篡改聖經。現代的社會福音派,比以前的聰明,因為不會這麼高調地表明自己不信聖經,但事實上他們對聖經中許多的要道都有所保留。首先,他們不信聖經無誤,這已經是在信仰上一個極大的破口了。另外,他們所持的許多觀念,都是新正統派的觀點。他們不信創世記首幾章是真實的歷史事實,不信摩西五經是摩西寫的,是JEPD寫的;不信只有一個以賽亞先知寫以賽亞書;不信 以賽亞書7:14所說「童女懷孕生子」的「童女」是處女;不信當中預言的「以馬內利」是指耶穌;不信四福音是馬太,馬可,路加,約翰寫的,而是從“Q”抄來 的。其實這些都是以前不信派(新神學派)人士的主張,但現在傳這些錯謬理論的人,竟可以掛著「學術」的牌子,大搖大擺的進入以往持福音派信仰的神學院任教。
 
三,趙牧師說,以前的社會福音,篡改救贖的福音,不信審判及因信稱義。現今的社會福音,一樣對審判及因信稱義持不信的態度。聖經非常清楚的表明,神要個別審判每一個人的罪。若某人的罪沒有得著解決,則無論他活在一個如何公義公平的社會裡,最後也難逃滅亡的結局。但新社會福音派人士故意忽略這點,終日埋頭苦幹就是爭取甚麼社會公義。一個真正相信神會審判每一個人的罪,真正相信沒有悔改信主的人必要下地獄的人,絕不會這樣強調社會公義,而忽略個人得救的。聖經從來沒有說在不公義的社會生活會滅亡,卻警告不公義的個人生活會引致滅亡。主耶穌在世的年代,以及教會的初期,都是在一個非常不公義的時代。但主耶穌及使徒們完全沒有組織過任何社會力量,去改革或推翻當時的社會制度。他們首要的任務就是「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提後4:2)。可見傳福音是教會最主要及最重要的使命,不是傳甚麼社會福音(別的福音),乃是傳使人出死入生,叫人靈魂得救的福音。
 
許多新社會福音派人士對篤信聖經,只注重屬靈的事奉如傳福音的信徒非常不滿,因為他們在爭取社會公義的事上沒有積極參與,好像對社會上的不義置之不理,變相助長不義的事繼續發生。這實在是非常錯誤的指責。路加福音13:1-3記載了一件事。當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猶太人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期望祂會對此殘酷不仁的事施行公義,最少也該發出嚴厲的譴責,主卻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我敢肯定,若主在今天的講台上說以上的一番話,一定成為眾矢之的,被新社會福音派大肆攻擊。這令我想到聖經記載一件事,說明表面上信神的人,許多都是挺厲害的反對主,只是口裡不肯承認。「摩西豈不是傳律法給你們嗎﹖你們卻沒有一個人守律法。為什麼想要殺我呢﹖」(7:19);「我知道你們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你們卻想要殺我。」(8:37)。主三番四次說猶太人及法利賽人想要殺祂。但他們不承認,還指責主是被鬼附的:「眾人回答說:『你是被鬼附著了!誰想要殺你?』」(7:20)。其實今天的社會福音派與當時的猶太人差不多,表面上是信基督,但骨子裡卻是挺厲害的反對主,因為心裡容不下主的道,他們不得不任意刪改:「你們卻想要殺我,因為你們心裡容不下我的道。」(8:37)。主在地上傳講的信息,明顯不是呼籲人改革社會,乃是叫人因信稱義,悔改得生。這是非常非常清楚的。當一個罪人悔改信主,他的生命必然會有改變,結出仁義聖潔的果子。若世界多一個悔改重生的人,世界就多一分公義。真正的社會公義是因傳耶穌基督的福音而來的,不是靠沒有神的社會運動而來的。沒有得著基督的義,企圖靠人自己的義可以建立公義社會,簡直是癡人說夢。聖經記載了一個非常清晰的例子。耶穌在地上的日子,有一位非常貪心的稅吏,名叫撒該。這人本是猶太人, 卻恃著羅馬人的權力,向自己的同胞苛收稅項,中飽私囊。這明顯是當時社會上一件極不公義之事。耶穌的做法是怎樣?發起社會運動去抗議,組織群眾去推翻他嗎?不,主是向他傳福音。結果怎樣?「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耶穌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19:8-10)。主耶穌使一個罪人悔改得救,就解決了一連串 的社會問題。首先,撒該以後不會作貪官了,百姓不再受他的壓榨,社會立時少了一件不公義的事。第二,窮人也得了賙濟及幫助,社會貧窮問題可以得著一點改善。所以著重傳福音不是顧公義,而是我們用傳福音的方法,叫人因信稱義,然後這個因信稱義的人自然在社會上活出公義,也為別人帶 來不少祝福。這是主自己的方法,也是聖經吩咐教會的方法:「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28:19-20)
 
現在讓我在這裡向那些新社會福音派人士提出一些質詢。聖經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3:3);「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21:8)。究竟你們是否真心相信這些話?若不,你們就不相信神的默示,為何還要自稱是基督徒?若相信,為何你們不積極傳使人得救的福音,反而要去傳別的福音(社會福音),目的只是改善民生及社會環境,卻容讓大批不信的人一個一個的下地獄而置之不理?你們視傳「社會福音」為教會最偉大的使命,批評傳叫人靈魂得救免滅亡的福音為狹窄,這就證明你們其實是不信神的話及不信神的審判。一個真正得救的人,縱然生活在一個不太公平及舒適的社會中,當他們回天家時,他也不會覺得遺憾的,且要永遠感謝向他傳福音的人。相反,一個生活在表面上比較公平及舒適的環境中的人,卻因犯罪及不信,死時下到地獄火湖永遠受痛苦,他要永遠咒詛那些只呼籲他改革社會,卻沒有叫他悔改信主的社會福音!
 
第二,你們鼓吹信徒要積極投入社會運動是根據甚麼權威?若說是根據聖經,我認為這樣說法毫不誠實。你們從聖經中抽出了「公義」這個字,就把它無限上綱,任意發揮,大大偏離聖經的中心思想, 罔顧大量的聖經經文及主耶穌及門徒的榜樣,強把民主說成公義、自由說成公義、普選說成公義,反高官反政府說成公義,甚至為同性戀爭取權益也說成公義,請問聖經根據在哪裡?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們所根據的權威根本不是聖經,而是你們所崇拜的神學家之理論,屬世的倫理道德觀,以及你們自以為是的智慧及判斷。簡短來說,你們的權威就是人自己。你們口口聲聲尊重聖經,但在表發你們的理論時,何曾正正 當當的引用一段完整的經文,並盡力的以經解經、按正意分解這些真理的道?整篇文章只略略引用「公義」等聖經片語,然後就是一大堆有問題的神學理論、屬世的社會倫理 及道德觀,以及個人的想法及觀點。這就是尊重聖經嗎?在你們心目中,聖經只是一本有謬誤,已經過時,又不全備的權威。所以在發表你們觀點時,大都是不屑引用聖經及解釋聖經的。這是一個可以查證的事實。你們視那些只按聖經作 權威及標準的人為極端及偏激,並以自己的判斷比聖經的教導更正確。然而,讓我問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既然認為聖經有誤,為何不認為你們的主張也有誤?若神默示的聖經教導真的有誤及不全備,那麼出於人智慧及判斷的教導豈不是更加錯誤及無用?你們的權威究竟是甚麼?若答案始終是出於人,那麼為何我不選擇相信神給我們的啟示,而要相信人必定有誤的理論?坦白說,你們的學問的確很高,也能雄辯滔滔,談起公義時慷慨激昂,可以將主耶穌說成最偉大的社會革命家,把投票說為信徒最神聖的大使 命。然而,忠於聖經及跟隨羔羊腳蹤的人,絕對不會給你們迷亂了方向。聖經是我們最高及唯一的權威,不與聖經教導相符的言論,我們絕不能接受。妄視聖經權威的人啊,聖經大部的預言都已經應驗了,其他的預言都必定會應驗。聖經一早 已經預言在末世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後2:3),而且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後4:3)。聖經更加預言,在末世的時候,隨著天災人禍的增多,主耶穌基督必快回來(24)。新社會福派人士,你們能用你們的智慧及學 說,說些預言給我們聽嗎?若不能,或所說的與聖經有衝突,我們為何要這樣愚蠢地相信你們的理論,而不相信聖經給我們的指引?我們要聽從神的默示還是聽從人的智慧?
 
弟兄姊妹,以上就是現今新社會福音的種種錯謬。無論他們的口號如何響亮,清心愛主及忠心跟隨主的人,絕對不會被他們迷惑,隨波逐流。要緊記聖經的話:
 
「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西2:8)
 
「他們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為念。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3:9-10)
 
任憑別人怎樣批評,怎樣誣蔑,
 
我們是等候救主,
 
我們是照著基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