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引進復興的講道

 
Allen M Baker
 
「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58:1)
 
耶穌基督、祂的使徒、在他們以前的先知,以及那些承繼他們的偉大傳道人的那種講道,今天已經很少聽到了,實在令人傷心。他們的講道是怎樣的呢?今天一般流行的講道又是怎樣的?有甚麼需要改變呢?
 
想想耶和華向祂僕人以賽亞吩附的第一話。神要他大聲喊叫,揚起聲來。他要指斥耶和華子民的叛逆。他要宣告他們的罪及呼籲他們悔改。我們粗略地看主耶穌的教訓,也能發現祂教導人像有權柄的人,不像他們的文士(7:29, 1:22, 4:32, 7:46)。誰給祂這個權柄?可以肯定的是,祂是神的兒子,祂就是神的道(1:1, 14),這是祂最終的權柄。然而祂說話及表達的方式,無疑地加強了信息的力量及權能。請注意祂在約翰福音中如何處理三個或三類人。祂常常用第二身的代詞來談道。祂對尼哥底母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3:3)。對撒瑪利亞婦人說:「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已經有五個丈夫,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這話是真的。」(4:17-18)。對法利賽人說:「你們是從下頭來的,我是從上頭來的;你們是屬這世界的,我不是屬這世界的。所以我對你們說,你們要死在罪中。你們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8:21, 23-24)。我們看見使徒也是同樣地用直接及尖銳的方式來講道。彼得說:「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2:23)。司提反說:「你們這硬著頸項、心與耳未受割禮的人,常時抗拒聖靈!你們的祖宗怎樣,你們也怎樣。」(7:51)。保羅說:「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17:23)。我們看見舊約希伯來先知也是這樣講道的。耶利米説:「國中有可驚駭、可憎惡的事:就是先知說假預言,祭司藉他們把持權柄;我的百姓也喜愛這些事,到了結局你們怎樣行呢﹖」(5:31-32)。以賽亞說:「你們若甘心聽從,必吃地上的美物,若不聽從,反倒悖逆,必被刀劍吞滅。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1:19-20)。具體的,尖銳的,有鑑别的應用,對復興講道是非常重要,而我們今日正需要這種的講道,不只依靠外來的福音派講員,也需靠忠心的牧者一週復一周地向他們的會眾傳講。
 
主耶穌及使徒們的講道還有兩個很重要的特徵。他們都在聖靈的權柄之下。他們都是奉神的差遣及有聖靈的膏油在他們身上。聖靈在耶穌受浸時降臨在祂身上(3:16),使徒在五旬時被聖靈充滿(1:82:4),而先知則被神呼召來作祂的工(61:1, 3:24, 27)。真正的復興講道是神恩典的神蹟,聖靈用人的說話,作工在人的心裡。第二,他們所有人都能有力地及有效地用神的律法來拯救人。他們用律法指出可惡罪人在這位聖者面前受審的無助,引導他重生及稱義(3:24),向列國顯明如何在平安中生活(出埃及記21-23的立約法則),揭示聖徒所犯的罪,使他們知道自己可憐的光景,促使他們更加聖潔。他們都透過律法來認識罪。
 
所有偉大的復興家都明白這些事,並很有能力的應用這些原則在他們的講道中。Iain Murray發現18世紀的復興家如WilliamGilbert Tennent,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及懷特腓以特(George Whitefield),他們的講道與當時一般的講道非常不同。在這些人之前,教會普遍的講道都不是為著要突破當時流行的形式主義及信仰冷漠而預備的。亞奇博爾特.亞力山大(Archibald Alexander),在19世紀寫著說,當時傳道人講道的習慣,是假定他們的會眾全部都是真正的信徒,他們只需要一些指導及確定而已。向會罪宣告違背律法的可怕及堅持重生的必需性並不普遍。亞力山大的兒子雖是一個出眾的學者,但他卻是一個偉大的復興家,常常用第二身的代詞來傳講定罪及歸正的信息,以及聖經中真信徒成聖的道理。
 
現今流行的講道是怎樣的?若你留心聆聽今天許多福音派傳道人,你會聽到一個共同的主題。大部分傳道人都假設出席的都已經是真信徒。所以他們講道只是為了指導、通知及傳授知識。他們著重指示(indicative),如聖經中所有的偉大的教義,卻很少傳講命令(imperatives),如聖經中的誡命。因此,講台很少尖銳的講道,很少有第二身的代詞,很少用神律法的可怕來定罪及審判,會眾很少被神的道裁判而作出任何行動。結果是,我們的教會被越來越多的假信徒充满,就是那些猶大書稱為「沒有雨的雲彩,被風飄蕩;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是海裡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是流蕩的星,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12-13)。這豈不是解釋了為何現今教會的聖潔程度會如此低落!或許教會有許多人,但他們大多卻缺乏對神的順服。教會好像與世界沒有分別。
我們需要甚麼呢?我們必須有復興的講道!愛德華滋說:
 
我知道那種懇切及哀婉激昂的講道一直以來都被時尚人士所歧視,他們只尊重那些博學多聞、高理性、注意技巧及言語的傳道人。但我謙卑地認為這是因為我們不充分了解人性,才使我們覺得這樣的講道最能達到講道的目的,以往及現在的經驗都能充分的證實這一點。
 
換句話說,我們應該摒除那些漫不經心、手插褲袋、表現像電視清談節日主持人那樣的傳話模式。我們該像以利亞一樣大聲喊叫,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們的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我們的講道必須有熱情及迫切感。若一個傳道人感受不到自己所講的,他怎能期望他的會眾感受到呢?以撒華滋(Isaac Watts),那偉大的18世紀詩人,說:
 
太多人抱著及宣傳一個觀念,就是一個傳道人幾乎唯一的工作,就是解釋神的道,教導有關的教義及我們信仰的責任,卻沒有把這些道理哀婉激昂地打進人的良心。
 
所以實際來說,若你某個教會的會眾,為你的傳道人禱告!祈求他能繼續或開始對人的良知及內心講道,不只向人的頭腦講道。這是改革宗傳道人的禍根。我們太過著重頭腦。祈求他在能活出他所講的道及被它的榮耀所牽引;使他能從其中看見神的律法,並在自己的內心及良知裡深深掘進去,讓神在他裡面作出知罪及悔改的工,以致當他嘗過基督及祂的工作的榮耀後,能被神的話充滿而為祂開口。祈求他講道最大的渴慕就是藉著傳講律法及福音來榮耀神,期望罪人重生及呼籲他們悔改相信,使他們稱義及成聖。祈求神賜他聖靈的恩膏,使他成為一位烈火的福音使者,像在神面前回來,剛從祭壇那裡取出燒著的火炭沾他的口。
 
若你是一位傳道人,你須抵擋那使你想顯得很有學問及知識的試探。抵擋那使你認為你唯一必須作的只是傳授知識及給予指導的試探。你會眾的罪性實在太強了,他們仍在可憐的光景中。這罪不能純粹因傳播知識而被打破。那使未重生者作奴僕的罪,那使人眼瞎的惡者之影響,斷不會被你向他們的理性及意志所作那微不足道的工作所驅除。你必須宣講律法的可怕,相信聖靈會叫人知罪,向他們顯明基督,並感動眾人像那些在五旬節的人一樣地呼叫:「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2:37)


Rev. Allen M Baker is Pastor of Christ Community Presbyterian Church in West Hartford, Connecticu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