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文字工作的負擔

感謝神,使我們書室能繼續在文字工作上事奉祂。當初開始這個工作時,贊成的人不多,主要是擔心我們的經濟,因為現今看屬靈書的信徒不多,加上我們只賣信仰保守及純正的書(看這類書的人更少),又不賣飾物及禮品,實在是很難維持的。這些年來並沒有固定的教會或機構在金錢上支持我們。但書室經營了九年,我們從來沒有拖欠租金及其他款項,一切的需用都足夠。慕勒的神也是我們的神,感謝神,讓我們有機會經歷祂的信實!
 
為了提供好的屬靈書籍給弟兄姊妹,我們是盡力而為。弟兄姊妹需要的書,若書室沒有現貨,我們都會為他們訂購回來。有時訂貨額不足,出版商不送貨,我們有時也要親自到貨倉或門市取書。除了付出時間及體力,還是加上車費。但我們也不介意,因為很想弟兄姊妹能得到他們心儀的書。我想弟兄姊妹明白,要得到一本好的書,並非你們想像中那麼容易。其實很多很好的書已經斷版或快將斷版了,要買也買不到。我真盼望弟兄姊妹能珍惜每一本好的屬靈書。要好好的寶貴它們,與它們做朋友。我與司布真、鍾馬田、王明道等人素未謀面,但他們卻是我一生的良師益友。他們實在給我很大的幫助。現在仍有一少部分很好的書存放在某一個書架或貨倉角落,我們不介意花時間精力替弟兄姊妹搜羅,但是不少基督徒仍不懂珍惜,白白讓這些屬靈寶藏在書架上及貨倉裡發霉及變黃,殊為可惜。
 
另外,書室也有借書的服務。一件很值得欣喜的事,就是近來借書的人多了。由上年九月至今年八,借出的書差不多有二百本。坦白說,這些舊書雖然沒有為我們帶來任何收入,但它們著實是我們書室一個極寶貴的資產。當中有許多書是斷版的。《又四十年》、《血證士》、《風雨中的教會》,《赤地之穗》、《拋錨於無限》、《尋》、《我成了一台戲》等,外間都很難找到了,但在書室也可以借到。弟兄姊妹,你們有沒有讀過這些書呢?有時一些弟兄姊妹想借的書,在書室也找不到,我也樂意從家中的「私人珍藏」拿出來供人借閱。只要弟兄姊妹可以讀到好的屬靈書籍,我們就很高興。
 
除了售書及借書之外,書室也印製一些小冊及書籍,免費派發出去。為了應付異端,我們印製了林獻羔先生寫的《天主教原委》及《方言的問題》。為了幫助初信者讀經及認識真理,我們又印製了《讀經一助》及《聖經函授課程》。我們也印了一本名叫《一百零一本好書》的小冊,把一些好的屬靈書介紹弟兄姊妹看。我們也存放了一些簡體字的福音小冊,若弟兄姊妹返國內時有需要,可上來書室免費索取。最近打算出第三版的《我們也是為了信仰》,當中會加插許多新的內容包括天主教、靈恩派、心理學、後現代主義、同性戀等題目,以抗衡現今基督教圈子裡的錯謬道理。這是一屬靈爭戰,請多多為我們禱告!
 
網頁方面,之前已經建立了「異端資料庫」及「科學與信仰」,以供應基督徒在護教及衛道方面的需要。「每月通訊」的反應不錯(收到一些信徒的電郵鼓勵),這些文章大多是出於負擔,絕不是到時到候為了要交貨而寫的。談到負擔這件事,我也想稍微分享我的看法。許多時我們作工,不是出於負擔,只是按著需要,甚至是出於因循及習慣,怎會有果效呢?需要是重要,恩賜能力也重要,但負擔往往是關鍵。試想一想,在神的國裡,很多工作都很重要,都需要有人負責,但我們不能全都參與,因為我們根本沒有這麼多時間精力這樣做。我們只能選擇某些工作。但我們如何知道神想我們在那方面去事奉祂呢?豈不是藉著祂賜給各人心裡的負擔嗎?雖然今天不少信徒都濫用了「負擔」這個詞(把任何自己喜好的事,都隨口說成負擔,其實只是自己的意思而已),但我們也不能因為有人濫用就把它完全抹煞。其實有負擔的人,往往也會看到工作的需要(許多時看到的比其他人更為清楚及深入),但他同時會對那件工作有一個火熱及愛慕的心,而這份火熱愛慕就成了他事奉得力及能堅忍的秘訣。主耶穌說:「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12:50)。我們知道,「當受的洗」就是指釘十字架。主當然知道祂要被釘十字架的需要,但他絕對不是純粹按需要而無奈接受,祂的心是「何等的迫切」,以致主能排除萬難,最終走上這條被釘十字架的路。我們作主工的有沒有這個迫切的心呢?這個迫切的火熱心就是負擔了。請問今天有多少基督徒對文字工作有負擔呢?其實負擔多多少少也來自看見。看見這麼多靈恩派的宣傳假預言假神跡的書、天主教的靈修神學、滲入世俗心理學的輔導書、不信聖經無誤的神學及釋經書、主張社會福音的報刊在充斥基督教,但自言信仰純正的基督徒仍然是沒有負擔,沒有看見,沒有起來對那些有問題的書刊作出指正及抗衡,何解呢?
 
作為一間小小的書室,我們所能作的,已經盡力去作。現在問題的關鍵還是:今天有多少信徒願意多看屬靈書去認識神及裝備自己?有多少信徒對文字工作有看見,有負擔?誰願起來為主在文字上作見證?求神興起這個時代文字工作的精兵,阿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