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9日 星期一

先求祂的國

你們要先求 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6:33)

這是一節許多基督徒都耳熟能詳的經文,但不知從何時開始,主要求好像變成可聽可不聽的參考意見。主不是說應該,也不是說最好」,而是說「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是主給門徒的一個命令。然而,這命令也出了一條蒙福的道路,因為它帶著一個極寶貴的應許:「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看見有些基督徒,當他們面對極大的難處,就切切求神幫助及搭救他們。可是,他們一直看不到神作工,替他們開出路,他們的心就因此越來越低沉及昏暗。為甚麼神不聽他們禱告,立即解決他們的困難呢?第一個原因可能是,神要他們學習忍耐及背十字架的功課。基督徒不應有錯誤的期望,就是每次我們禱告後,一切問題就立時解決。不,神常常要我們學習忍耐的功課。忍耐,即是要等候。不須要等候的怎能叫作忍耐呢?在神的眼中,忍耐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屬靈特質,所以有時神情願讓我們多受點苦,好使我們學好這個功課。然而,聖經應許我們:「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1:3-4);「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這對受苦的人是很大的安慰及激勵。第二個神沒有應允我們所求的原因,可能是我們沒有先求神的國及神的義。聖經應許我們若先求祂的國,這些東西都要加給我們。反過來說,我們若沒有遵行祂的命令,神就沒有應許一定會給我們所求的。當然,神仍會憐憫祂的兒女,但若我們不按祂的心意而行,我們就沒有支取祂應許的權柄及把握。現今不少信徒只會為自己的事費心,為自己的事切求。他們為學業、事業、婚姻、家庭、兒女等事情求,卻不為神的國先求。結果往往是,他們越求就越沒有出路,越求就越覺困惱。因此,他們就開始質疑神的慈愛及信實,甚至對神埋怨起來,失去了喜樂的心。
 
若有弟兄姊妹遇到這個情況,我懇請你們暫停你們對神的抱怨,先反問自己兩個很重要的問題:第一,我是否有先求神的國及神的義?若自己沒有先按著主的命令而行,為甚麼抱怨神不賜福給我們呢?第二,我們在神面前是甚麼身分?換句話說,我們以甚麼地位來向神索要恩典?若我們肯誠實地問問自己這兩個問題,我們必定在神面前抱愧蒙羞,不再抱怨了。
 
坦白說,神創造了我們,又用祂兒子耶穌基督的血買贖了我們,我們已經是完全屬於神的了。我們乃是神的奴隸(slave)。大部分中英文聖經都把slave翻譯成「僕人」 (servant)。有聖經學者指出,這樣翻譯實在是譯得太輕了。我們不只是神的僕人,我們是神的奴隸(slave)。僕人還有些主權,奴隸卻沒有。他必須完全聽從主人的吩咐,而沒有報酬的。
 
請問奴隸應得甚麼?我們在未信主前,是罪惡的奴僕(8:34, 6:16) 。罪的奴僕應得甚麼工價?「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6:23);「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6:16)。罪的奴隸應當滅亡及永死。當我們信了主後,我們已經出死入生,且作了義的奴僕,結果是甚麼呢?「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6:22)。我們信了主後,罪的工價加在主身上,主的義卻歸在我們身上,使我們有成聖的果子,結局就是永生。請問世上有甚麼福氣比成聖及永生更大?倘若神未能按照我們所想所求的成就,就忽視神給我們更寶貴的屬靈恩典,並下結論說神不愛我們,這個邏輯對嗎?我們現今得著的所有恩典,不論是屬地或是屬靈的恩典,都不是我們配得的,都是神白白賜給我們的。神甚至連最祂愛的兒子耶穌基督也給我們了(8:32),還有甚麼好東西留下不給我們呢?神實在沒有虧欠我們甚麼,我們卻欠了神一切。「誰先給我甚麼,使我償還呢﹖天下萬物都是我的。」(41:11)。神給我們的一切,都是恩典。既是如此,我們怎能抱怨神沒有賜給我們「應得」的東西?主耶穌說過一個比喻:
 
你們誰有僕人耕地或是放羊,從田裡回來,就對他說:你快來坐下吃飯呢﹖豈不對他說:你給我預備晚飯,束上帶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嗎﹖僕人照所吩咐的去做,主人還謝謝他嗎﹖這樣,你們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做的本是我們應分做的。(17:7-10)
 
奴僕要絕對順服主人的命令。我們為主作的一切,本是我們作為奴僕應分作的。我們作完了一切,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做的本是我們應分做的。若你真正明白自己的身分及地位,那麼當你從神的手得著最小的恩典,你就會有一個感激的心,因為真是不配得的。然而,我們的神確實是一位滿有恩典及慈愛的神,祂是一位好主人。祂要我們遵守的命令,往往都加上很大的應許。但若你覺得自己配得或應得神的恩典,以為神欠了你,這個態度是神不能賜福的。所以真正認為自己在神前的地位,是我們解決我們苦困的一大關鍵。
 
其實人心裡的痛苦,許多時候都是源於錯誤的觀念。試想一想,為甚麼兩個人同受一樣的苦難,一個是向神質疑及抱怨,另一個卻能喜樂及感恩?因為一個對神及祂的作為信心不足,懷疑神的信實及慈愛,另一個人卻對神的屬性及祂的工作完全信任。他認定神是好的,是善的,必不會出錯。祂叫我受苦,是叫我得屬靈的好處,叫我末後有指望。這些信念足以令受苦極深的人歡喜快樂,能像保羅一樣的說:「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5:3-5)。是我們對神的信心出了問題,不是試煉大小的問題。我們再思想約伯的事件。我們承認,約伯所受的苦,是極大的痛苦,來自心靈的最深處。他的友人安慰不了他,反令約伯更加難受,因為他們都用了錯誤的方法來幫助他。他們的確不明白約伯的景況。但請問神如何幫助約伯恢復過來?神有否採用現今心理輔導學的方法,一味的認同及安撫他?沒有。相反,神是一直的質問他,直到約伯啞口無言。神這樣做好像不大顧及他的感受。我相信這樣的做法,按現今輔導技巧的評估標準,一定不會及格的。但神比我們更加了解人性,祂知道約伯的痛苦,主要是源自他不認識自己 的本位及神的主權。神知道只要約伯能謙卑下來,服在全能者的權柄下,他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結果真是如此:
 
約伯回答耶和華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做;你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42:1-6)
 
神用這些方法來試煉我們,直至我們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目的就是要我們看見自己的卑微及更深的經歷祂。未受苦之前,我們以為自己很屬靈,很認識神,其實我們所知道的,只是「風聞」而已。但受苦之後,我們就能「親見看見」神。不再是頭腦知識,而是「真知道祂」(1:17)。神多麼渴望我們真知道祂,親身經歷祂!若有人說:我不需要這樣認識神,我只要神的祝福就夠了,你想這話多麼令神傷心呢!今天許多基督徒只想得到人的同情,有誰想到神也想人向祂表同情?神苦心地安排萬事來造就我們,叫我們得著永遠的益處。祂想我們真知道祂,但我們不接受神的心意,還向祂抱怨,並像浪子比喻的小兒子一般,要求天父將自己以為「應得的家業」分給我們,你想神是多麼的難過!

現在讓我們想想主耶穌要我們先求他的國的原因:
 
一,神的國是全宇宙最偉大最榮耀的事。我們個人的事有多大?個人的事重要還是神的國重要?若你看自己的事比神的國更重要,這就是你痛苦的根源了。你的己這麼大,怎會不痛苦?若是神的國更重要,那麼我們先求祂的國不是很自然及合理的事嗎?其實,神吩咐我們求先祂的國,實在是我們的榮幸。剛才我們說過,我們都是無用的僕人。無用的僕人能作甚麼?但神竟然將這最榮耀的使命交託我們,這真是神極大的恩典。「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14:12)。更大的事,就是傳福音及拓展神國的事。太多信徒沒有這個榮耀的使命感了。他們不知道基督徒在世有何目的及價值,面對這麼榮耀的使命 竟也無動於衷。可能他們認為自己軟弱,沒有能力為主作甚麼。的確,我們都是軟弱及不配的人,但神吩咐我們去事奉祂,目的就是要在這些軟弱的器皿身上,顯出祂的能力,彰顯祂的榮耀:「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4:7)。所以,我們越認識自己的軟弱,就越能為主作工,主越能在我們身上彰顯祂的能力,主就越多得榮耀!既是這樣,我們有甚麼藉口不為神作工呢?「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林前12:22)。若你真的 覺得自己很軟弱,那你也應該知道,你是更不可少的!
 
二,我們先求神的國,就能更多經歷神的能力及神的同在。我們為神作工,主必然 負責供應能力及恩賜:「我作了這福音的執事,是照神的恩賜,這恩賜是照他運行的大能賜給我的。 」(弗3:7)。我們奉主的名出去,主也應許祂特別的同在:「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28:20)。主這裡所說的同在,是一個有條件的應許。當他們出去將主所吩咐他們的,教訓別人遵守,主就顯出祂的同在了。有些基督徒,一生沒有多少經歷神的能力及同在,因為他們多為自己的事求,少為耶穌基督的事求(2:21)。他們所謂的認識神,只是頭腦的認識,沒有親身經歷。他們竭力為自己的事求,卻沒有竭力為神的國付出 。他們講爭戰,只是紙上談兵,怎能經歷神的大能及同在呢?他們常常慨歎自己軟弱,沒有能力為神作工,殊不知自己的軟弱,其實是源自他們不肯先付出。不是我們軟弱,神不用我們,而是我們不肯為神付出,所以就軟弱。所以若有人要剛強起來,方法不是守株待兔,虛無飄渺的等候神 某年某日賜下復興,而是積極地先求神的國及神的義,我們就能經歷神的大能了。
 
三,我們先求神的國,就能脫離自我中心。坦白說,我認為自我中心的心思是人最大的咒詛。不信的人自然是自我中心,然而許多基督徒也是一樣。他們往往是先求自己的事,然而才求神的事。這豈不是自我中心,以己為先的表現嗎?有些基督徒認為要先為自己打算,然後才能安心為神打算。這說法看似有理,但不是聖經的道理。主耶穌說過:
 
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9:59-62)
 
若有人質疑這樣做不現實,也不體恤人情,那麼請你再想一想,這個吩咐是最明白人,最體恤人的主發出的。其實我們應怎樣理解這樣的經文呢?難道主叫我不須為自己及家人安排及打算嗎?不是,我們應該孝順父母及照顧家人,也可以為自己前途打算及祈求,但作這一切事的目的,都是為了神。孝順父母是過程,榮耀神才是主要目的。不錯,我們要先吃飽,然後才有力作主工,但吃喝的目的,其實都是為了主:「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甚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林前10:31)。 當我們凡事為福音的緣故,凡事以神的榮耀為先,這就是先求祂的國了。而且,若我們真能先求祂的國,我們就能脫離自我中心的捆綁。人痛苦的根源主要是來自這個己,若我們學習少為己求,多為主求,我們的己 會越來越細,我們的苦也必越來越少。
 
四,我們先求祂的國,我們就不用憂慮。主應許我們若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我們需用的一切東西都要加給我們。弟兄姊妹有沒有留意,主這個命令,是在祂勸勉門徒不要憂慮的講論中發出的。主知道我們之所以憂慮,主要原因是我們擔心得不著我們所需的東西。我們以為沒有這些東西,我們就很難過活了。但我們對將來能否得著這些東西沒有把握,所以就憂慮起來。但主安慰門徒說 :「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之後祂就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 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主提出這個命令的前後都是神的應許。主的意思是,我們不應為明天憂慮,因為我們的天父知道我們的需要。祂看顧天上的飛鳥及野地的花,我們比牠們貴重得多,天父必更加看顧我們。既是如此,我們就不必為 那些事憂慮擔心,我們要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我們所需要的東西主必加給我們了。主先應許看顧我們, 然後叫我們放心求祂的國,之後祂再應許將需要的東西加給我們。有這雙重的保證,我們又何用憂慮呢?
 
五,我們先求神的國,就能得著真正的滿足。我們常常先為自己打算,先求自己滿足,其實人的心永不能因世界上的事滿足。就是滿足了,也只是短暫的,不是永遠的,因為這世界及其上的事都會過去。真正的滿足,是主裡面的滿足,是聖靈裡的喜樂 。這樣滿足喜樂絕不會因環境有任何改變的:「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16:11);「你們在大難之中,蒙了聖靈所賜的喜樂。」(帖前1:6)。我們若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神也會將祂的滿足賜給我們 。基督就是我們的滿足,我們在祂裡面,就得著真正的喜樂及滿足:
 
神阿,你名何等廣大泱漭!
我今投身其中,心頂安然;
有你夠了,無論日有多長;
有你夠了,無論夜有多暗。
 
有你夠了,無論事多紛繁;
有你夠了,無論境多寂寞;
有你,我就已經能夠盡歡,
有你,我就已經能夠唱歌。
 
有人可能仍覺得先求神的事,然後才求自己的事好像不大現實,也很冒險。其實先求神的國是蒙神恩典的最佳途徑。你先記念神,神怎會不記念你呢?你為神作工,神怎會不供應你呢?「有誰當兵自備糧餉呢﹖」(林前9:7)。有一次,主問 了門徒一個很發人深省的問題:「耶穌又對他們說:『我差你們出去的時候,沒有錢囊,沒有口袋,沒有鞋,你們缺少甚麼沒有﹖』」(22:35)。這真是一個殊不簡單的問題。主耶穌這樣 發問,是否有點冒險呢?主明知他們出去的時候沒有錢囊,沒有口袋,沒有鞋,還敢問他們「缺少甚麼沒有」?萬一其中一個門徒回答說:「也曾試過的」,你想主會是何等的尷尬及難堪呢!不過信實的主絕不會讓這件事發生的。主這樣問門徒,祂一定知道他們會怎樣回答。弟兄姊妹,今天的主,也是當天的主。主今天呼召我們先求祂的國,出去為祂作工,祂也會一樣問我們:「我差你們出去的時候,你們缺少甚麼沒有﹖」讓門徒當日肯定的回覆,成為今日那些肯為主先求的人的安慰及激勵吧:
 
「他們說:沒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