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5日 星期五

就當捨己

「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9:23)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23:39)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2:5-8)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2:20)

以上的經文,都說及捨己的道理。首先,路9:23說到捨己是主給門徒的一個命令。主吩咐門徒要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祂。這句話起碼有兩個意思,第一,主吩咐我們背十字架,不是祂替我們背。背十字架是我們的責任。第二,我們要先捨己才背十字架,不捨己的人不能背十字架,也不願背十字架。這道理是顯然而見的。然而,這麼明顯的道理,在現今世代越來越多信徒反對,他們可能受現今高舉人意的屬世神學所影響,說我們不需要捨己了,因為主耶穌釘十字架時已為我們成就了一切,包括捨己。這樣的論調,似是而非。若信主的人不需要捨己,一切主都為我們作完了,那麼主耶穌吩咐門徒捨己的命令豈不是多此一舉?他們企圖引用我們與主同釘的經文來支持他們的論理,但這是錯謬的理解聖經。與主同釘的是我們的「舊人」,即是我們未信主之前的那個舊我。那個舊我就是未信前的「舊人」,是「在亞當裡」的人,這個人已經在我們信主之時被取消了。我們的地位是「在基督裡」,不再是在被定罪的亞當裡。然而,我們每一個信主的人都承認,我們信主後仍然有犯罪的性情及以自我為中心的傾向,我們仍然有肉體的情慾。這個體貼肉體情慾的己,以自我為中心的己,就是主要我們捨棄的己。這個己不是主一次替我們釘死而完滿地解決。主一次的死首先解決我們罪的問題。 我們重生後聖靈住在我們裡面,叫我們有力量抵抗內裡的情慾,但我們也有很大的責任去抵擋、逃避私慾,不是甚麼主都為我們作了,我們甚麼都不需作。我們仍要順服聖靈,將肢體獻給神作公義的器皿,治死身體的惡行,治死地上的肢體,天天捨己背十架。這是聖經明顯的道理。有人強調主的釘死已經包含了人一切的責任,不 須捨己,不須攻克己身,不天天背十字架,這種說法非常荒謬的。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23:39)。這節經文說明了甚麼是捨己。歷世歷代的聖徒都認為這節聖經是整本聖經中最奧秘的經文之一,實在難以為人完全了解。為何主耶穌與父神的意思會有不同?我想是這 樣:主耶穌以一個完全人的身份來看釘十字架這件事。一位完全聖潔的人子絕對不願接觸絲毫與罪有關的事,更遑論擔當世人所有的罪。一位完全愛父的人子絕對不願與所愛的父神有片刻的分離,但在釘十架的時候,他就要嘗受遭受被父神撇棄的痛苦。最後,一位完全無罪,完全遵行父神旨意的人子,本為父神時刻喜悅的對象,但在十字架上卻要忍受無限之神所發的忿怒,受至親愛的父神擊打壓傷:「耶和華卻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53:10)。作為一個完全人,他絕對不 想承受這些痛苦,他絕對有理由及有權不選擇走這條十字架的路。但我們的主怎樣說?「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這就是捨己!我們這位完全的人子,為了順服神,甘心放下自己的意思,以完全神的旨意而行,這是就是捨己意思了。今天我們這些有罪性的人,我們的心思常常犯罪,以自我為中心,及常與父的旨意衝突,但我們卻不肯捨己,放低自己的意思,甚至有人強調說我們在基督裡已經得著自由,不需要捨己了!耶穌基督這位完全的人況且捨己地說「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我們有罪的人竟然振振有詞說我們不需要捨己。這是甚麼歪理?請問基督徒的自由是怎樣用的?「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林前7:22)。我們的自由是用來作基督的奴僕的。奴僕是怎樣作的?就是要絕對聽從主人的吩咐,完全照他的意思行。當我們的意思與神的心意不配合時,我們就要像主一樣,放下自己的意思,選擇神的意思。這就是捨己的真義。不知何時出了一個謬論,說在基督裡得自由的人不需要捨己?我們的自由就是作基督的奴僕!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2:5-8)。這段經文說到主捨己的程度。它說到主七層的降卑,他一直的虛己(humble, deny, empty himself),直至最後「死在十字架上」。這就是捨己的最高峰:死。主耶穌為我們捨己至死。我們承認我們的捨己與主的捨己有很大的距離,我們捨棄少少自己的權益,便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很屬靈。誰知主的要求是要我們捨己到一個程度,連性命也可以為主放下。「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14:8);「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壹3:16)。主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9:23)。有人以為這裡只是說要背背十字架,忍受一點重擔而己。誰知背十字架就是背著自己的刑具到刑場被釘的意思!這是當時羅馬人的規矩。被釘十架者要背負自己的十架到刑場被釘。主自己被釘時也是這樣做法。所以捨己的最高峰,就是死己,為主捨棄己生命:「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16:24-25)。簡單來說,我們為主的緣故,願意連最寶貴的生命都可以放低,其他的東西當然也願意放下。其實主沒有叫太多的人為祂死。我們許多人都沒有為主殉道的資格。但祂卻要求我們有願意為祂死的心態。沒有這種心態,必對自己及世界有許多保留,這樣的人必不能好好的為主活。聖經的的確確要求我們為主死,為主活的道理。這種死不是真正肉體的死,而是願意為主放下一切的死己的心態。但不知那時開始又傳出我們不需要死己,因為主已經為我們死了的謬論。若是這樣,保羅為何說「我是天天死。」(林前15:31)(原文直譯)?主為我們死,但主沒有替我們死己,捨棄己生命是我們的選擇(16:25)。主的己不是我的己。主自己捨己,主又吩咐我們捨己,明顯兩者是不同。豈可混為一談?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2:20)。這節經文說出了捨己的背後動機及目的:愛。主是愛我,為我捨己。這裡告訴我們,我們不是為捨己而捨己,而是因為愛神和愛人。不幸地,有些人將捨己和愛對立起來,他們批評強調捨己的人,就是不注重愛心的人。這是錯誤的推論。捨己與愛根本沒有衝突,捨己是愛的一種表現,而愛是捨己的動機。若不是主愛我們,祂會為我們捨己嗎?主肯為我們捨己,顯出祂多麼愛我們!「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約壹3:16)。指責別人沒有愛心的人,往往自己的愛心也有問題。愛是「恆久忍耐不計算人的惡..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但看他們的言行,根本沒有包容,沒有忍耐,不肯相信,常常用陰謀論計算人的惡。有些人聽了一些令自己難受的言詞,多少年來一直耿耿於懷,不肯包容及饒恕,不記念以前受過的種種的恩情,這個己大大到甚麼程度,可想而之。這樣所謂的愛,是高度選擇的愛,是己未受對付己的愛。可嘆存這樣所謂的愛的人,還去批評別人不夠愛,實在令人搖頭嘆息。我自己在主面前有個學習。神曾帶領我去過不同的地方的教會聚會。 我發覺差不多每間教會都會有少數的人(包括未信及已信)因嫌教會不夠愛心及缺乏關心而離開。 這也許是事實,我們也須要檢討。但我每到一處地方聚會時,我從不會認為別人對自己的愛心不足,不夠關心自己,因為自己對別人的愛心也不好,有甚麼資格批評人?若整間教會的會眾都以我的愛心為標準,這會是何等可怕的事!有誰不知我們現今在世最缺乏的,不是信心,不是能力,不是恩賜,而是愛神愛人的心?坦白說,我天天懇求主用祂的愛充滿我,因為自覺愛神太少,愛人更少!我為自己的愛太少而感到無奈及難過。我真是不配指摘人對自己愛心太少,只會責備自己對人愛心的虧欠。聖經教導我們「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14:8),不是「常以為別人對自己虧欠」。這些終日批評別人對自己不夠愛的人,雖然表面上他們也講愛,但其實他們所持的愛,只是未曾對付自己的愛。他們愛用最壞的角度 將許許多多未經證實的罪計算出來,卻不好好檢討自己的言行是否真正捨己無私的愛,這是非常可惜的事。相反地,我看到一些默默無聲的人,為羊群,為主日學學生,為軟弱 跌倒的肢體的靈性一直忠心守望,有時甚至流淚及禁食禱告,懇切求神施恩憐憫。這些隱藏的事奉,可以為人所忽略及輕藐,卻為神所記念。真正的愛不需自吹自擂,愛是「不自誇,不張狂」的。

其實捨己一向是歷世歷代的聖徒一直看重及寶貴捨己的道理。清教徒查諾(Charnock)說:「若捨己是敬虔的最大部分,是宗教的大字體,那麼己愛就是實際無神論的大字體。己在這世上是個大敵基督及敵神者,它是「高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己愛就是提後3:2所列舉的諸惡的元帥。它坐在神的殿裡,自稱是神。」

約翰衛斯理說:「神的旨意是引向神的一條直路。人的意思本來是與神的旨意一致,但現在已經分道揚鑣;兩條路不但是分開,它們甚至是直接衝突的:人的意思令我們偏離神。所以,若我們揀選了一條路,就是放棄別一條。我們不能在兩條路行。當然一個心手軟弱的人會走走這條,有走走那條,但他不能同時間走兩條路行自己的意思及行神的意思;他只能兩者取其一;捨棄神意思選取自己的意思,或放下自己的意思,去跟從神的旨意。」

穆勒先生說:「在那一天當我死了,完全的死了」;說這話時,他將身體彎低下來,低到一個地步差不多觸到地面—「向喬治穆勒死了,他的意見、喜好、品味、志向—向世界死了,它的認同或反對—甚至向我的弟兄及朋友們的稱許或指摘死了—從那時開始我就學會了只要得著神的認同便夠了。」

宣信博士一寫的一首詩歌說:

我懊悔以往太卑鄙,抵擋主高抬自已,
我內心常向主懷疑,拒絕主恩愛情義,
還驕傲的對主說,專愛己卻不愛
我還驕傲的對主說,專愛己卻不愛

主慈悲實在太希奇,始終不將我丟棄,
使我見祂流血身體,聽祂爲敵人禱祈,
於是我就對主說雖愛己但也愛
於是我低聲對主說,雖愛己但也愛

主又領我進入真理,將我愚心漸開啟
使我在祂慈愛懷裡,時刻享受祂自己,
我謙卑的對主說少愛己更多愛
我就謙卑的對主說,少愛己更多愛

主恩愛廣大無可比,至終克服我自己,
我願全心向祂歸依,隨時表彰祂榮美,
靠恩我願對主說,不愛己專一愛
靠恩我誠心對主說,不愛己專一愛

我國偉大的傳道人宋尚節博士對己有很深入的體會:

「人生最大的仇敵就是『己』『老我』。『我』會嫉妒,驕傲,批評,分門結黨,奪主的榮耀,沒有愛心,體貼肉體,都是這個『我』在作怪,有『我』的人須在神面前痛哭自卑。」

「越看見自己的敗壞,越深入主的死,看自己的敗壞有多少,深入主的死也有多少,恨透,死透;死透則活透。」

「靈程要進到『己』完全死。」

「在教會中『己』一死透,才能合一。」

「『我』死,『主』活著,主就是愛;所以『我』死,『愛』活著。主就是愛,有『愛』就沒有『我』,有『我』就沒有『愛』。在完全的愛中沒有『我』。」

「教會不復興,都是因為『我』為大絆腳石,許多兒女之軟弱都是『我』的軟弱的放大,家庭的軟弱,都是『我』的不好所造成的。如今神叫我自己自頭至腳全是傷口,若不是神的憐憫,早像所多瑪,蛾摩拉二城滅亡。」

「『己』實在是萬惡之根,只有聖靈能燒滅自己。」

「神的恩典不是叫你自高自大,乃叫你恨惡自己。」

最後容我多說幾句心裡話。弟兄姊妹,現今真是末世中之末世了。提後3:2提到許許多多的罪,其「元帥」就是「專顧自己」(lovers of their own selves)。這豈不是現今世代的最大特徵?不信的人是這樣,連稱為信主的也是這樣。有信徒受了屬世變質神學的毒素(弟兄姊妹真的要小心看書),竟然起來反對這個聖經中明顯的教導。他們以似是而非的理論叫信心不穩的信徒偏離正路。舉例說,他們說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完全捨己,所以神沒有理由叫我們作我們作不到的事。這是人自作聰明的邏輯 及推理。若是這樣,那麼主耶穌在登山寶訓裡說「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豈非是吩咐錯了,因為沒有人可以在今世完全?我們既達不到完全,那我們可做不成天父的兒女了?這種推論真是非常荒謬。神要我們完全,是要求我們在心態追求完全,不是期望我們在今世能達到完全的地步。照樣,主要求我們捨己,不是叫我們憑自己的能力能達到完全捨己的地步,而是要求我們有一個願意為主完全捨己的心態。程度不是問題,心態才是問題。我們能作到甚麼程度,就按著甚麼程度去行:「我們到了什麼地步,就當照著什麼地步行。」(3:16)。若我們真的願意為主交出自己,主自會負責加力量給我們去行。沒有能力作就不去作,這是敗壞的人想出來的藉口,絕不是聖經的道理。其實,我們看看主耶穌在地上的一生,就知道捨己的確是我們基督徒一生的學習及操練。今天有些信徒終日強調「基督徒自由」,難道基督自己沒有自由?然而主耶穌卻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子憑著自己不能做什麼,惟有看見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樣做。」(5:19)。難道作人子的耶穌沒有權在地上吃喝?但祂為了神的旨意,禁食四十日,又拒絕將石頭變餅。難道主沒有權利在祂所造的地上住好一點?但他為了神的旨意,甘願流離飄泊,居無定所:「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難道終日勞苦的主沒有權在整日勞碌後享一頓安睡?但主卻選擇在深宵禱告父:「那時,耶穌出去,上山禱告,整夜禱告神。」(6:12)。難道主耶穌這位完全無罪的人子沒有權拒絕十架的苦杯?但他為了順服神的旨意,甘心向父說:「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主這 樣捨己的榜樣如此活畫在我們面前,我們怎敢說聖經沒有這個道理?怎敢說我們不須捨己?主的意思及權利可以為我們放下,主的命可以為我們捨棄,我們卻處處看重自己的意思,體貼自己的意思,不肯為主放低,這是甚麼道理?我們的意思比神的意思更好嗎?我們比主更大更尊貴嗎?弟兄姊妹啊,讓我們再一次聽聽聖經寶貴的說話:「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5:14-15);「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2:20)

主是愛我,為我捨己;我們也要愛主,為主捨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