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先養心靈論

喬治慕勒
 
主喜悅教導我一個真理,十四年來它帶給我的福氣從未曾間斷過。這個真理就是:我比以前更清楚地看見我每天第一件及首要關心的事,就是使我的心靈在主裡喜樂。我首先要關注的事,不是我能服侍主多少或如何榮耀神;而是如何使我的靈魂充滿喜樂及使我裡面的人得滋養。原因是,我可以將真理擺在未信者前,我可以為信徒求益處,我可以開解憂傷的人,我可以用很多方法在這個世界中表明我是神的兒女;但自己卻在主裡面不快樂,及我裡面的人亦得不著每天的餵養及加力,這都因為忽略了對心靈正確的照料所致。以前我的習慣是每早上一穿好衣服就禱告。但現在我認為要緊的是閱讀及默想神的話,籍此使我心得著安慰、鼓勵、警戒,責備及教導;藉著默想神的話,我的心能與主有親密的交通。
 
所以,每天早上我會先默想聖經,從新約開始。當我簡短地求神賜福祂的語話後,我就開始默想神的話,逐節逐句的查考,盼望在當中找著神的恩典;不是為了講道,而是為我的靈魂尋得食物。這樣做的結果往往是,數分鐘之後我的心便開始感恩,禱告或代求,以致我本來不是專注禱告,而是默想,但不久我便會或多或少轉到禱告裡。當我在認罪或代求或感恩之後,我會繼續看下一句或下一節,並將它們轉化為為自己或為別人祈禱,一面順著聖經的帶領而去,一面繼續保持自己的心靈接受天糧的滋養。
 
結果是,我的默想就生發出許許多多的感恩、禱告、代求,而我裡面的人往往都得著餵養及加力,以致到了吃早餐的時候,除了極特殊的情況之外,我的心已在一個平安快樂的狀態。神又樂意讓我看到我或遲或早成為其他信徒的供應,雖然我不是為了公開的事奉而默想,而是為了我裡面的人的益處。
 
我以前的做法與現在的做法的不同之處就是:從前我一起床就開始禱告,並用差不多所有時間禱告,直至吃早餐為止。我差不多每次都是以禱告開始,除非當天我的心異常枯乾,需要讀一讀神的話作食物,使我裡面的人稍有甦醒、更新及復興,不然我就不會如此作。但結果是怎樣呢?我發覺我花了十五分鐘,半小時,甚至是一小時跪著,而我還未獲得安慰,鼓勵,心靈謙卑之前,我的思想在首十至三十分鐘的閒蕩中受了許多的苦,之後才能真正的禱告。現在我很少這樣受苦了。我的心現在先得著真理的滋養,在經歷上被帶進與神的交通,然後才對神及人說話(不管我是如何的污穢及不配),就是祂放在我面前祂那些寶貴的話語。我驚奇我沒有早點發現這個道理。我沒讀過甚麼書提及過這件事,公開眾會也沒有聽見過,私人談話中亦沒有使我想到這點。但現在神教我明白這個道理,祂使我清楚知道,神的兒女每天早晨最首要作的事,就是要為裡面的人取得食物。正如我們外面的人,若非先進食就不適宜長期作工,進食也是早上先要作的事之一,照樣我們裡面的人亦需如此。我們裡面的人應要進食。裡面的人的食物是甚麼?不是禱告,而是神的話;不是普通的瀏覽,讓它在我們的心思輕輕流過,好像水流過水管,乃是默想我們所讀的,在主的話裡沉思,並把它應用在心裡。當我們禱告的時候,我們是向神說話。若要持續不斷的禱告,又不流於形式化,就需要一點屬靈的力量及敬虔的渴望,而這個心靈操練的最佳時刻,一般來說,就是當裡面的人藉著默想神的話語受滋養之後,就是當我們發現父神向我們說話,鼓勵我們,安慰我們,教導我們,降低我們及責備我們的時候。所以,不管我們靈性如何軟弱,我們都能藉著默想及神的恩而得著益處。事實上,軟弱的人更需要藉著默想使裡面的人更加剛強。若我們在禱告之前先有默想,我們不需擔心我們思想會遊蕩了。我這麼強調這點是因為我自己從它得著極大的屬靈益處及更新,而我抱著愛心及鄭重的態度,勸告所有弟兄姊妹思想這件事。
 
因著神的賜福,我從這個方法得著神的幫助及力量,使我比從前更能在各樣深切的試煉中平安渡過;到如今我已經沿用了這個方法十四年之久,我可以在神面前敬畏地推薦它。除此之外,在家庭禱告之後,我通常都會讀較多的聖經,這是我繼續在聖經上追求的操練。有時我會讀新約,有時會讀舊約,並在之後及或在日間其他的時間禱告。我證實這操練在這二十六多年來年帶給我是何等的福氣。
 
當神的話語在每早晨首先滋潤及快活我們心靈,我們在日間所面對的工作、試煉及試探之態度比沒有任何心靈之預備是何等的不同。一八四一年,五月九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