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七千人

 「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19:18)

當北國亞哈作王的時候,以色列在道德及屬靈上正處於極度黑暗及混亂的光景中。亞哈王固然是任意妄為,惡名昭彰,而王后耶洗別更是帶動全國上下一同離棄真神,膜拜偶像。他們所拜的最少也有兩個偶像,包括巴力及亞舍拉。那時事奉偶像的先如人數一定不少,因為以利亞要求亞哈招聚那些先知上迦密山,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就能聚集了八百多人。相反,耶和華的先知的人數卻少得可憐,聖經只記載俄巴底隱藏了耶和華先知一百人。當然全國中耶和華先知可能不止這一百人,但其餘的先知應該不會太多了,因為似乎俄巴底已盡力保護所有耶和華的先知。無論如何,相比之下,巴力及亞舍拉的先知的人數、地位、勢力都比耶和華人的先知高出很多。

就在這個黑暗惡劣的情況中,神興起了祂一個大能的僕人以利亞。聖經沒有詳細的交代以利亞的背景及出身,只記述他寄居在基列。神這個安排給我們很大的安慰及鼓勵。儘管在我們當中有人的背景及出身都不值一提,亦未曾受過 甚麼所謂「正規」的神學訓練,神一樣會按著祂的旨意揀選人來服侍祂。以利亞先知滿有神的能力,在迦密山獨自與四百五十個假先知決戰。結果以利亞大獲全勝,在眾目睽睽之下,力證耶和華才是真神,並下令將這班假先知立即處決。

但教人難過的是,雖然以利亞這樣得勝假先如,大部分以色列的臣民都沒有悔改歸向耶和華的心,王后還發誓要把以利亞殺掉。以利亞看見這個光景,不禁灰心軟弱起來,急忙逃命。以利亞甚至軟弱到一個地步,不想再活下去,遂向耶和華求死。事實上,以利亞有這個求死的心意,並不是絕對沒有理由的。祂心裏或會這樣想:神呼召我到以色列國與假先知爭戰,目的不過是為了叫以色列人知道誰是真神,誰是假神,叫他們得以悔改回轉。可是我這樣拼命地為主作工,換來的卻是剛硬的拒絕及無情的追殺。迦密山之戰無功而退,全無果效,白費心血,怎不叫人灰心喪志?不單對自己灰心,就是對神的計劃也灰心了。神藉我作這麼明顯的見證,顯出這麼大的能力,尚且不能發揮甚麼功用及得著甚麼果效,以後再作甚麼也必定徒勞無功了。既然神的旨意實在難以達成,而我也再沒有信心及方法叫以色列人回轉,那我繼續生存有何意義呢?不如早一點死去算了!

我認為以利亞有這樣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但他確實是錯了。他錯誤地以為神的工作已經失敗了。表面看來好像真是如此,因為絕大部分以色列人並沒有悔改,但我們知道神的旨意是絕對不會落空的。按著神的預知來說,其實祂一早已經知道絕大部分以色列人不會悔改,祂甚至知道以色列因他們所犯的罪,早晚要亡國。那麼神為甚麼還叫以利亞上迦密山與巴力先知爭戰呢?答案是,無論人聽從不聽從,悔改不悔改,神必定要有人為祂作見證!人接受神的見證,神固然是得著榮耀,因為神得著這些人,他們也因此而蒙福。但即使人不接受祂的見證,神一樣會得榮耀,因為神要在這些不順從的人身上彰顯祂的公義。所以以利亞根本不需要為沒有果效而灰心,因為他著實已經為神作了見證,有沒有果效不是最重要的事,果效永遠是出於神,神自有安排。神絕對能在人以為沒有果效的光景中得著榮耀。

然而,有一件很寶貴的事,就是神不是單單呼召以利亞一人作祂的見證,祂在安慰求死的以利亞時,透露了祂為了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19:18)。讓我們稍為看看這「七千人」是怎樣的人:

1. 這七千人是名無名無姓的人,聖經並沒有記載他們的名字。他們不像大衛的三十個勇士,其名字兩次清楚的被記錄在聖經中,給後人記念。
 
2. 這七千人是以色列中少數的人。當時以色列國的人口也該超過百萬,七千人在比例上極少的。在這麼多人背道犯罪的環境中站立得住絕對不是容易的事。他們所受的群眾影響及壓力可想而之。
 
3. 這七千人大部分不是所謂的神的工人,意思乃是說,他們大部分都不是耶和華的先知。當然七千人可能包括了神的先知,但俄巴底隱藏了的先知只不過是一百人。這些人只是我們今日所說的「平信徒」而已。
 
4. 這七千人似乎並沒有為神作過甚麼顯赫的工,聖經只提及他們「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而已。當然這七千人不一定不願意為神說話及作工,但在那個時代的環境中,他們可能根本沒有機會及條件這樣作。他們只能作的,只是不向巴力屈膝,不向與巴力親嘴的。這個做法看似消極及容易,其實他們為了作這個見證,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是將生命置之度外。
 
5. 這七千人是隱藏的。以利亞在以色列國中作先知這麼長的時間也不知有這七千人的存在,直到神告訴他才恍然大悟!這七千人的隱藏當然是環境的迫使,他們不便高調張揚,以免遭殺身之禍。但神也公開承認這個見證,也重視這個見證。
 
6. 這七千人的見證在神面前是顯明及被記念的。請問這些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人既然是隱藏的,神怎知道有七千人?全知全能的神當然知道,因為神看透所有人的心,認識每一個屬祂的人。這七千人一早已經在神心中,神在當時記念他們,直至在新約時代,神也未曾忘記他們的見證。在羅馬書114節,保羅引用舊約說:「神的回話是怎麼說的呢?他說:『我為自己留下 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我們相信不變的神在永世裏仍會一直記念這七千人隱藏的見證!

弟兄姊妹,我們現在身處的時代,與當時的以色列國相當相似。世界社會的風氣越來越黑暗及敗壞,人的罪惡及私慾越來越失去控制。可歎連稱為基督徒的也受到許多出於仇敵的錯謬道理所影響,背棄神的心意。許多教會及神學院受到靈恩神學、新神學、新福音主義、哲學、心理學等等不合聖經的道理侵襲,不但令教會及神學院世俗化,甚至連一些非常重要的教義如罪觀、救恩觀及世界觀都變了質。試問連這些重要的教義都出了問題,他們所傳的福音到底是否真正能救人的福音呢?但最令人最難過的,就是一些信仰純正的教會,當中也有一些信徒受這些歪風影響,竟對教會一向保守敬虔的路線產生厭惡,視之為律法主義,並渴望走一條與世界妥協、令肉體舒暢的闊路。然而,當他們所走的路受到阻礙,便離開教會,令教會受傷。在這個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整個基督教漸漸地走向聖經所預言的離道反教的光景,情況令人 擔心。

許多基督徒身處以上這些環境當中,很容易會像以利亞一般灰心喪志,有的甚至對神的計劃能否完成也失去信心。他們親眼看到神在不太久之前也曾興起好像以利亞般有能力的工人,竭力地為主爭戰及作工,但他們亦未曾完全改變某些局面。隨著這些寶貴的工人一個一個的離去,他們的心就更加低沉及無望。他們想,既然這些工人生前也不能力挽狂瀾,突破困局,在他們離去之後,我們還能作甚麼呢?我們人數既少,又不是有甚麼特別的教會工人,亦沒有突出的恩賜及能力,就是想在教會中分享,也是有口難言,不得要領。眼看神的工作就這樣日漸衰微下去,自己又無能為力,心裏實在悲痛莫名。然而,弟兄姊妹們,請你們不要灰心,神的工作絕不會失敗,神的見證仍然存在,而你就是其中一位神的見證人。你就是那七千人的一員。你可能自覺無力為主作甚麼,神應許不將別擔子加給你,祂只要你守著你的地位,「未曾」向世界屈膝,「未曾」與仇敵親嘴的,你已是神的見證了:「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2:24-25)。弟兄姊妹,請你們想想,神竟然願意用我們這些軟弱無力,卑微渺小的人去為祂的名站立,神是何等看重及憐憫我們。感謝神,祂不輕看這「七千人」,祂用得著這「七千人」的見證,祂也會永遠記念這「七千人」為祂所持守的。我們絕對沒有原因灰心喪志,反而應該充滿盼望及感恩。

萬事都是按著神的計劃發生,一切都是照著神的時間表進行。以利亞被接走後,神便呼召以利沙出來為祂繼續作見證。坦白說,筆者一直都極度渴望神在接去這代的以利亞後,趕快興起一些「有加倍的靈」的以利沙來,因為現在的屬靈光景實在極為黑暗,極需要有一些強而有力的聲音為真理揚起來,叫屬神的人不要再迷糊下去。但神以祂無窮的智慧既喜悅暫時不這樣作,必然有祂的美意,可能就是想給我們這些軟弱低微的「七千人」機會盡力地發光,從我們這些「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祂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這是神極大的智慧及恩典!

弟兄姊妹啊,我們要為主堅守下去,絕對不能向巴力屈膝,向巴力親嘴,亦不要因眼前所見的環境灰心。神的時間快到了。祂要為自己的名興起真正合祂心意的工人及建立真正榮耀神的工作。但在這段「密雲黑暗的日子」中,讓我們堅守這「七千人」的地位,亦要感謝神給我們作這「七千人」的恩典。最後,願主的話再一次的激勵我們:

「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6: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