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5日 星期五

閱讀屬靈書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4:8)

「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2)

以上經文提到我們基督徒要常常思念屬靈的事,然而許多信徒卻在這個操練上遇到困難。他們不知如何思想神及神的事情。其實我們不是憑空思想,乃是根據神的話來作思想的內容。所以閱讀聖經是必須的。另外,閱讀屬靈書籍也是一個極有效幫助我們思想屬靈的事的方法。一本好的屬靈書,可以幫助你更明白聖經、更認識神的屬性及作為、激發我們更愛慕主及更忠心及有力地跟蹤主。一本好的屬靈書,不單教導我們寶貴的屬靈知識,還指出了前人追求主及事奉主的豐富經歷及見證,指引我們學習跟隨他們敬虔的腳蹤,效法他們如同他們效法主一樣。

要養成閱讀屬靈書的習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實要養成任何良好的習慣也是如此)。但這個操練實在是非常有福,值得我們花時間及付代價去學習。現在讓我稍微分享一下本人閱讀屬靈書的經歷,說明讀屬靈書的習慣是可以慢慢學習及培養出來的。

我是在外國信主的。初信主時對屬靈書一竅不通,對讀屬靈書完全沒有興趣。坦白說,在我求學時期,連讀課外書都很少,何來會讀屬靈書呢?記得有一次一位信主年日較長的姐姐借我看一本屬靈書,名叫《天路歷程》。但我開始讀了不久,便把它放下了,因為覺得很悶,讀不下去。好幾年後,當我靈性成熟一點時,某一次讀傳記時,得悉司布真牧師(人稱講道王子)竟讀過《天路歷程》超過100次。我想這本書必定是一本很有份量的書,所以嘗試再去讀它。豈料再次閱讀這書時,心裡非常感動,因為發覺書中主角的許多的經歷,猶如是我自己的經歷!當我讀到「基督徒」軟弱失敗時,我會替他(及自己)感到難過,當讀到「基督徒」得勝的時候(特別是他與亞玻倫爭戰一役),我又會感到很開心及激動,因為知道我們這些軟弱無知如「基督徒」的人,神也憐憫保護,也能靠主得勝。我感覺到一本好的屬靈書真的能幫助信徒認識自己及認識神,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這書初出版到現在差不多四百年了)。到現在《天路歷程》這本書我已經讀過四五次了,將來還要再讀,好的屬靈書實在百看不厭。

在神的安排之下,我在加拿大認識了一位自由傳道。這位自由傳道早年在香港開辦了一間基督教書室及聖經函授學校,後來移民到了外國定居。認識了這位長輩後,我差不多每個星期都與一些弟兄上他家中一同查經。每一次上到他家中,我總是被他家中的藏書吸引。屋內滿了屬靈書籍及講道錄音帶。這真是個屬靈的寶庫。我向請教一些屬靈書的內容乃作者資料,又向他借閱圖書。記得最初我是看王明道先生的書。王明道先生是我國的屬靈偉人。王先生為人極其公義聖潔,謹遵聖經的吩咐生活、事奉及建立教會。他出版的《靈食季刊》風行全國,按時分糧給各地信徒。他在文字及講台上大力斥責教會及信徒的罪惡,又力抗當時席捲全國的新神學主義,「我們是為了信仰」一文是他的表代作。王先生被誣陷入獄前後,他在《靈食季刊》發表的文章已被輯錄成單行本,包括《作主精兵》、《我們的主》、《看這些人》、《聖徒藥石》、《真偽福音辨》等。王先生的作品直接易讀,著重生活實踐踏及應用,極其適合初信人士閱讀。然而王先生的作品中也不乏有靈性深度的佳作,特別是他所翻譯的作品,如《主問門徒的問題》(我最喜歡的書之一)、《建立德行》及《隱密處的靈交》等,都是我一看再看的好書。然而,王先生最重要的著作,還是他所寫的自傳《五十年來》。這書我已看了三四次,新加坡魚人團契的黃聿源先生說《五十年來》是他最愛讀的屬靈書之一。這書令我對如何絕對順服神有一個清楚的指引及榜樣。王先生對信仰的持守及執著,特別在日軍佔領期間向日軍不屈的精神,實在令人欽佩不已。他完全按照聖經的原則建立及牧養教會,使他的教會(基督徒會堂)在當時成為一間眾所公認的模範教會,也令我對日後的事奉心志及方向有很大的啟發及影響。

那時我有一位屬靈的摰友很愛讀倪柝聲先生的書,於是我又開始嘗試閱讀倪先生的作品。倪先生的作品特別著重屬靈內涵,解經很有深度及獨到的亮光。雖然不是每一本倪先生的作品我都讀(例如《屬靈人》這套書,我就覺得太深奧難明),他有一些見解我也不太同意(例如他主張一個地方只有一個教會,因這是初期教會的榜樣。然而我認為榜樣不同命令,前者可能因應時間及環境而有所調整,後者卻是不會因時間環境而改變),他的書實在能供應有心追求屬靈深度的人。最近重看他的名著《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我實在驚嘆有人竟能將羅馬書解得這麼好(不是整本羅馬書,而是羅馬書中關於罪、稱義、成聖、得勝、奉獻等主題),外國著作中也屬罕有。難怪此書在外地風行多年(此書原著是英文),被譽為屬靈經典。倪先生有些短篇作品也很有份量,如《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一書,對我事奉的態度也有很深的影響。記得當時我讀過這本書,覺得很好,便買了十多本送團契的弟兄姊妹(因為是小冊,價錢較便宜)。其中一位在團契事奉的弟兄讀過後,說他好像給人當頭棒喝一樣。當我讀倪先生的傳記時,也深被他的見證所感動及吸引。倪先生一生受過許多的苦,遭了許多的誤會及攻擊,忍受了許多十字架,但他甘心順服神的旨意,從不抱怨伸冤,所以他能寫出一些動人心弦的詩歌,如《主愛長闊高深》、《你若不壓橄欖成渣》、《讓我愛而不受感戴》等,感動千萬信徒的心。

除了聖經以外,讀屬靈偉人傳記最能激動我們跟隨主的心志。有傳道人說,屬靈書類別中最有價值的就是傳記。除了上述提及王明道、倪柝聲之外,馬丁路德、約翰衛斯理、司布真、慕迪、戴德生、劍橋七傑、蔡穌娟、宋尚節等的傳記都不可不讀的。其中一本我最愛讀的,就是穆勒先生的傳記。記得我在返香港的客機上讀一本穆勒先生的傳記,書名為“Delighted in God”。穆勒先生憑信心開辦孤兒院,養活成千上萬的孤兒,秘訣就是他絕不向外提及他們的需要,只單單向神呼求。幾十年來,神奇妙地供應他一切所求,孤兒院從沒有缺乏過,見證了神的信實。當我讀過這書後,立即單純地立志效法穆勒先生,遇著有金錢需要的時候,不向人求,只向神求。後來神給我一點特別的經歷(現在書室也是按穆勒先生的信心原則經營)。當我讀慕迪先生的傳記,又被他絕對順服主及愛人靈魂的心所感動。有人統計過在美國他帶領了超過一百萬人信主。讀他傳記,發現原來他愛人靈魂的心很迫切,立志每日向最少一人談道。當時我又想效法慕迪先生,每日傳福音,但不是每日向人談道(知道自己不行),而是每日派一單張。神又給我一些特別的經歷。我為甚麼這樣說呢?我只想證明讀屬靈偉人的傳記的確能影響人跟隨主、事奉主的心。今天基督教這麼偏離以前的屬靈道路,今天的信徒這麼軟弱及屬世,都是因為他們忽略這些屬靈前輩為主走過的路,想要開創自己的路,一條以人意為本的闊路,就大大地偏離了神的心意。弟兄姊妹,我鼓勵你們多看傳記。只要你多看幾本,你便知道我們現今的信徒實在大大比不上他們。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是走錯了。盼望我們趕快歸回他們當初所走的路,神必定照樣賜福我們,幫助我們,使用我們。

有一次一位姊妹借我看一些Chick’s Publication出版的一些刊物,內容是講述一位曾經是天主教神甫的親身經歷。書中提及一些關於天主教的歷史及內部資料。這些書刊給我極大的震撼。我猛然發現現今的世代原來有許多迷惑人、背道及不法的事發生,異端邪說的勢力及影響力越來越大,但大部分的信徒竟然懵然不知。這些書刊激起我忌邪的心,我便開始看一些衛道及分辨異端的書。Dave HuntJohn MacArthur的書給我很大的幫助,他們都是神在美國興起為真理爭辯的僕人。吳主光先生、胡恩德先生及王國顯先生對靈恩問題的研究也使我在這方面有更深入的認識。弟兄姊妹,神有沒有呼召你為祂的名守望教會,抵擋異端邪說?當然這是極不容易的事。但若然你真的有負擔,為何不好好在真道上裝備自己,並著意多看一些為道爭辯的書?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依我所見,那些有心守望教會,悍衛真理的人,若對天主教、摩門教、耶證、靈恩、新神學、大合一運動等的基本錯誤一竅不通,如何為主爭戰?異端信徒比我們還訓練有素,基督教還有甚麼希望?

也談談我開始讀英文屬靈書的經過。話說有一天我在教會的書架上看到有一些很便宜的英文書出售。大部分的作者我都不認識,但其中一位我知道的,就是陶恕博士。陶恕博士被譽為二十世紀的先知。我看見架上約有十本他的書,售價很便宜,每本約三四元加幣,便一口氣將它們全數買下來。坦白說,那時我的英文實在不好,開始讀時,每頁都有許多生字不懂得其意思。怎麼辨呢?我便用字典機來翻查字義,並將解釋在那個生字的旁邊。這樣整本書都寫滿了中文解釋,有時一頁多至十多個。這樣讀屬靈書,費時失事,煩瑣不已。但不知不覺間,經過了數年的日子,我寫的中文解釋越寫越少,甚至到了一個階段,不需要再寫了。現在看英文屬靈書,能明白大部分的內容,不需靠字典機的幫助。今天這些寫滿中文解釋的屬靈書已經不復存在,因為那些廉價書紙質粗劣,數年後紙張已變黃、發霉及甚至剝脫,已經給丟掉了。然而陶恕先生的書給我的屬靈幫助,以及學習閱讀英文屬靈書的功課,實在一生受用。在這裡容我問弟兄姊妹一句:你們有沒有閱讀英文屬靈書的習慣?是否覺得自己英文不好,閱讀英文屬靈書時感到寸步難行?但我剛開始的時候豈不是和你們一樣?我當時的英文一樣是不好的,在閱讀時一樣感到很困難。俗語都有說: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更何況天父一定會幫助那些肯付代價追求的人!

當我慢慢學習到閱讀英文屬靈書時,在我面前就有一大個屬靈寶藏等待我去發掘了。有一次在香港某間書室大減價。我看到一套司布道先生在年青牧會時的講道集(六大本),售價是只是數百元(好像是三四百元),便買下來看。司布真先生為十九世紀中英國一位很有名的傳道人,十六歲便出來當牧師。因為講道很有能力,人們蜂擁而至聽他講道,聚會人數成千上萬,所以被稱為講道王子。當時我定規每個星期看他一篇講章。我發現一些很希奇的事。這些講章至今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年,又是用舊式的英文說的,但我不但明白它的內容,而且在每次讀的時候都很感動及享受。司布真的講道對我的靈性幫助很大。我每週完了都等待下週來臨可以再「聽」他的講道。(讀他一篇講章需時約四十五分鐘,剛好也是平常一篇主日講道的時間)。有一位傳道人也是很喜愛看司布真的書。他笑稱將來返回天家也要聽聽他講道!司布真先生的傳記我也看過三四本,最好看的一本叫Spurgeon: A New Biography(這書現在中文版,華夏出社,簡體字)。其中最扣人心弦的部分是他晚年與那些接受高等批評學的人抗爭的情況。高等批評學指聖經某些內容不合科學及不真確,主張用現代化的「亮光」來解釋聖經。不幸的是,連當時英國的浸聯會也越來越多牧師接受這套理論。司布真多番提出警告及勸戒,但都不得要領,最後決定退出浸聯會。此舉引起巨大的爭議及沖擊,許多人批評他吹毛求疵,狂妄自大,破壞合一。最遺憾的是一些以往與他同工及他教導過的神學生都反對他,說他太偏激。這場爭戰相當劇烈,令司布真身心靈大受打擊,甚至司布真在病痛中這樣說:「這場爭戰使我生命耗盡了。」司布真就在1892年逝世,終年58歲。他到死時一直沒有放棄任何他認為是真理的立場。現在歷史清楚告訴我們,司布真所作的是對的。至今司布真先生仍是我心目中的一位屬靈大英雄!

在香港聚會時,有一位主日學導介紹我們看清教徒的書。當時對清教徒認識不多,只知道司布真先生的傳記及著作中也不時提及清教徒。我就買了一系列Puritan Paperbacks來看。我發現清教徒的作品是另一個很豐富的屬靈寶藏。他們的著作極其屬靈,教義非常純正保守,內容十分講求深度。我認為現今世代很難還有這樣的著作出現了,因為像清教徒這樣聖潔、敬虔、屬天、尊主為大的人已經差不多絕跡了。現在的屬靈書,一是注重頭腦的知識,高舉人的智慧(像學術派出版的神學書),一是注重人的經驗及感覺,不理會聖經的權威及解經的原則(像心理輔導學人士及靈恩派出版的書),真正對信徒靈性有幫助的書實在很少,而且大部分是以前世代留下來的。現今大部分信徒只想用信仰來幫助他們在地上活得更加快樂,他們滿腦子都是屬地的東西,只愛追求屬魂的滿足,可嘆許多所謂的屬靈書也教導信徒如何得著這些屬地屬魂的好處,何來分別為聖?何來敬虔度日?何來背十字架?何來渴慕天家?我家中有一本由是一位著名的清教徒Richard Baxter寫的書,名為 “The Saint’s Everlasting Rest”,全本書是講述天家盼望的。你猜這書有多少頁?672頁。你看這些清教徒的思想是多麼屬天!今天有這樣的人嗎?所以我鼓勵讀者們多看清教徒的著作,我們的思想會不知不覺間變得更加屬天,更加清心。我的願望是有更多的弟兄姊妹願意作個廿一世紀的清教徒:「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最後,讓我多說幾句勸勉的話。弟兄姊妹,現今時末時了。聖經說在末世,「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提後4:3)。這節經文所說的「純正的道理」當然是指聖經的真理,但我想也可包括那些幫助我們明白真理及激勵我們愛主的屬靈遺產。多年來的觀察,發現閱讀信仰純正的屬靈書的人真的很少。要維持一間有信仰立場的書室實在很難。但最大問題還不是如何使收支平衡(書室在財政上從沒有缺乏過,穆勒先生的神也是我們的神!),而是現今的信徒根本不願去讀!眼見著這幾百年來累積的寶貴屬靈遺產被人當廢物一般丟在一旁,視而不見,有些人甚至對它們望而生畏,敬而遠之,我的心是何等的難過。坦白說,今日教會的屬靈的光景,已經荒涼敗落到一個難以想像的地步,可以說是大勢已去,勢難挽回。事實上,這事聖經早已預言了。但在每段密雲黑暗的日子,總會有著神所保守的七千人。弟兄姊妹啊,若我也願意在這惡劣的光景堅持下去(我已盡了力,實在不知可以維持多久),為何你們不能多花一點時間及代價去追求呢?有人報紙是日日看的,娛樂或個人興趣雜誌是期期追的,但屬靈書籍一個月讀不到一本,這是甚麼理?教會還有甚麼希望?弟兄姊妹,讓我們嘗試放下一些世俗無益的書刊報章及浪費光陰的節目娛樂,多點讀經及看屬靈書,學習作一個「思念上面的事」的人。這些人,神必大大使用他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