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基督徒的言論自由(一)

聖經預言越接近末世,世界上就越多罪惡。保羅在提摩太後書說:「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提後3:2)。專顧自己是甚麼意思呢?專顧自己就是自我中心,樣樣事情都是按自己的心裡所想所喜好的去行,自己喜歡說甚麼就說甚麼,自己喜歡作甚麼就作甚麼,不必理會其他人的利益及感受。這種自私自利的行為,歷世歷代都被視為不對,為何在這末世會特別嚴重?就是因為現今世代將這種「專顧自己」的罪美化了,合法化了,美其名為「人權」及「自由」。試問誰人不嚮往及渴慕人權及自由呢?魔鬼就用了人這種追求人權及自由的心態,聳動許多人以「人權、自由」的名去放縱肉體的私慾,任意去行那些可羞恥的事。當人批評他們的行為時,他們振振有詞地說,這是我的人權,我的自由,你憑甚麼管我?聖經說,淫亂是罪,現在卻稱為同居的自由,獲家居保障的權利;色情是罪,現在變為藝術及創作的自由。同性戀是罪,現在變了同志的人權;貪心是罪,現在變為賭博合法化。就是一些道德比較高尚的人,不行那些可恥事的人,也終日標榜甚麼「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也是現今社會非常流行及世人非常熱衷的事。它表面上好像是頗中性的。我們有權利及自由表達任何意見,有權批評任何制度,有權批判任何人物(包括在上有權位的人)。相反,我們認為無人有權以言入罪,無人有權壓制及干涉我們的言論自由。不信的人推崇及追求這些所謂的言論自由,我們不能阻止,但我們基督徒千萬不要同樣地墮進這個漩渦中。我們基督徒不是追求甚麼言論自由的。我們基督徒有自由嗎?當然有,但不是這個敗壞的世界所推崇的自由。不信的人往往將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但我們所有的自由卻是從罪裡得釋放的自由,在真理上的自由,是屬靈的自由:「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8:32);「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8:36);「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5:1)。基督徒有言論自由嗎?當然也有,但不是照世界所說的那個自由,乃是照聖經所說的自由。若按著聖經,我們有自由說任何話,任何權柄不能阻止我們。若不合聖經原則,我們寧願不說,無論人如何批評我們。以下的幾方面,我們身為基督徒是沒有自由說的:
 
一,我們不能妄稱神的名
「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20:7)。這是十誡的第三誡。其實十誡不是只對以色列人說的,就是在新約時代,當主耶穌基督成就了救贖,成全了律法之後,律法的精義仍是繼續存留的。「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5:18);「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5:17)。我們不是靠律法得救,我們亦無需要按以色列人的律例典章生活及敬拜神,但屬於道德律的部分—十誡—仍然是有效的;不是得救的條件,仍是我們生活為人的標準及指引。今天不信的人蔑視十誡,沒有尊神的名為聖,反而常常妄稱神的名,神必定會追究的。我們每一個人,無論是信主不信主,因為都是神造的,所以都在神的道德律之下。當然不信的人就是不服神的權柄,蔑視神的命令。事實上,在末世的人是挺厲害的反對神的名,就是在極大的災禍中,也不向神的名有絲毫的敬畏:「人被大熱所烤,就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神之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16:9)。他們果然有「言論自由」,連褻瀆神也可以,但神不會坐視不理。聖潔公義的神必定審判及懲罰這些的人:「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12:36-37)。我們這些已信主的人,有沒有尊主的名為聖?有沒有一樣妄稱主的名,隨隨便便的拿主的名開玩笑,或當作兒嬉?我們沒有這樣的言論自由!
 
二,我們不能說謊
主耶穌在登寶訓清清楚楚的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5:37)。主耶穌更加指出,凡說謊的,就是屬魔鬼的,因為牠是說謊之人的父(8:44)。今天多少人以言論自由之名,說許多不盡不實的話,許多灰色白色的謊言。神是誠實無偽的神,所行的無不公平(32:4),祂也吩咐祂的兒女像祂一樣,作作誠實無過的人(1:10),也要棄絕謊言:「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4:25)。可嘆這個世界充滿了謊言,多到一個地步,如俗話所說,大話說了一百就成了真話。以大眾傳媒為例,傳媒本應作最公正、客觀及誠實的報導,但他們為了增加銷量,嘩眾取寵,不斷製造不盡不實的資訊,普羅大眾又不由分說地接收這些資訊,人云亦云,以訛傳訛,以致整個社會氣氛都變壞了。一句謊言的影響是何等的大。神實在十分痛恨謊言,耶和華恨惡的七件事,其中一件是撒謊的舌(6:17);啟示錄記載下火湖的其中一種罪就是說謊:「…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魔鬼用一個謊言,令人類始祖及全人類墮落;大衛一句謊言,令祭司亞希米勒全家被殺;以色列及猶大先知的假預言,令整個國家喪亡;猶大一句假問安,出賣了耶穌,害祂被殺。謊言真是何等可怕,何等令神震怒!弟兄姊妹,你們有沒有不知不覺說了一些謊言呢?主吩咐我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不要再多說。許多事情我們根本是不知道的,就坦白說我們不知道。將不知道的說成知道,將猜測的說成事實,你可能已經不知不覺地說了謊話。今天多少基督徒,樣學樣,批評他們所不清楚的事,以猜測為真實,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不知作了多少假見證!我們基督徒千萬別墮進個「言論自由」的陷阱!
 
三,我們不能發怨言
現今世代的人實在太多埋怨,比任一個世代都多。但許多都認為現今社會的生活條件比以前的改善了。這麼多的怨言從來而來?乃是從人不滿足的心而來。人一不滿足,一不滿意,就發怨言。怨天怨地,怨這怨那,就是不怨自己不好。不信的人就是如此。那我們基督徒有自由發怨言嗎?絕對不能!聖經已經給我們一個很嚴厲的鑑戒,就是倒斃在曠野的以色列人。神救他們離開法老的手,脫離為奴之家,賜嗎哪給他們吃,賜水給他們喝,用雲柱火柱帶領及保護他們,藉祂偉大的僕人摩西領導及管理他們,可是他們還不滿意,沒有肉吃,就發怨言,一時沒有水喝,又發怨言。他們怕打仗,又發怨言,他們怕路長辛苦,就怨讟神及摩西。結果呢?「眾百姓發怨言,他們的惡語達到耶和華的耳中。耶和華聽見了就怒氣發作」(11:1);「他們有發怨言的,就被滅命的所滅。」(林前10:10)。不信的人,心靈永不滿足,因為他們沒有神。他們一不滿足,就大發怨言,以發洩心中的不滿。我們基督徒呢?我實在比當初的以色列人不知好多少倍,神不是帶領我們出埃及,乃是脫離罪惡及魔鬼的權勢,賜我們永生,每天用靈糧(神的話)供應我們,用活水(神的恩典)滋潤我們,聖靈作我們的引導,帶領我們往永恆榮燿的國度去。結果怎樣?我們一樣像以色列人不斷地發怨言。一不順利就埋怨,稍遇難處又埋怨,偶遭損失又埋怨,自己意願一受阻又埋怨,好像自己是王,全世界都欠了自己。這是極度的自我中心。世界沒有欠我們甚麼,神更加沒有欠我們甚麼,一切都不是我們應得的,一切都是神所賜的恩典。我們只是個罪人,本是可怒之子,要受神公義的審判,結局就是永遠沉淪。但神容忍我們,沒有按我們的罪惡報應我們,反倒將各種的恩惠賜給我們,我們有甚麼資格埋怨?基督徒不像不信的人,他們沒有主,又以自我為中心,埋怨自然多。但我們有了主,已經得著了一切,主完全滿足了我們的心,一點難處,一點受虧,算得甚麼?何必發怨言得罪神呢?我們實在沒有發怨言的自由。
 
四,我們不能論斷
主耶穌清清楚楚地吩咐我們不可論斷:「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7:1)。甚麼是論斷?論斷就是惡意針對或不公允,不準確的批判別人。惡意中傷別人,這明顯是論斷。背後說人壞話,當然也是論斷。但關於一些隱藏的事,或別人背後的動機,我們明明是不太清楚,卻以為自以很有高見,很確定的作出批評,這也是論斷。聖經不許我們論斷別人,第一是因為我們論斷人的人往往自己也有很多問題,怎能看得清楚別人的錯?「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7:3-5)。第二,你要論斷別人,目的若真是想叫人改過,真是「對事不對人」,為甚麼你所行的與他們一樣,甚至更差勁?「你在甚麼事上論斷人,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2:1)。你真是想伸張正義?真是為人著想?還是想踩低別人,抬高自己?問問自己的良心吧!第三,我們最喜愛論斷的,通常都不是一些人盡往知的事實,乃是這些事背後的隱情,或當事人內裡的動機。但這些事若不是明顯被揭發出來,或當事人親口承認,我們實在無從稽考。所以聖經就吩咐我們,對於這些事情,我們不可隨便判斷,因為有很多事我們根本不清楚,只有主最清楚:「時候未到,甚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林前4:5)。若我們判斷的是對的,這當然不算是說謊。但若批判得不對,那我們就是作假見證陷害人。這是等可怕的罪!神不想我們去犯這樣的罪,所以就吩咐我們不要論斷。不信的人,終日論斷他們所不知道、不清楚的事,不知不覺說了多少謊言,作了多少假見證陷害人,神必定會審判的:「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2:3)。基督徒又如何?有沒有受到世人愛論斷的所謂言論自由所影響,論斷別人,論斷政府,甚至論斷教會,論斷弟兄姊妹?求主憐憫我們!
 
五,我們不能說不合聖徒體統的話
「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4:29);「至於淫亂並一切污穢,或是貪婪,在你們中間連提都不可,方合聖徒的體統。淫詞、妄語,和戲笑的話都不相宜。」(5:3-4)。不信的人的說話,最低劣的一種,就是淫詞及污穢的言語。這本是品德低下的人所說的話,但現在聽到許多青少年人都在說。比淫詞好一點的,就是妄語(foolish talking)及戲笑的話 (coarse joking)。這類說話就非常普遍了。不單低下階層的人會說,就是學歷高的人也說;下流人會說,上流人一樣會說。說妄語及戲笑的話成了潮流,成了風氣。最可嘆的是,不單不信的人愛說,連基督徒也愛說。甚至有傳道人用世俗的笑料來所佈道,用世界電影的內容來講聖經道理。弟兄姊妹的交談也說一些無聊的話及低俗的笑話,這完全是被世界的靈所影響的惡果。大眾傳媒每天都發放這些話來吸引聽眾及觀眾,除了一些資訊性的節目,大部分其他節目都多多少少帶有一些妄語和戲笑的話。我們沒有對這些資訊作出分辯,不由分說的全部接受過來,日日被這些說話耳濡目染,自己受了影響也不知道。然而,對於這些我們覺得沒有大不了的說話,神的審判也是頗嚴厲的:「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 (idle, careless words),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2:36)。教會又如何?基督徒的言語又如何?我們的言語會否與不信的人差不多?我們屬主的人,沒有自由說一些不合聖徒體統的話。我們要學習如何勒著自己的舌頭,不濫用所謂的言論自由。若我們在話語上沒有過失,就是完全人了(3: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