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與主表同心

讀罷王國顯先生的「是基督,不是第《第四度空間》」及吳主光先生的「評趙鏞基的《第四度空間》一書」, 我們該很清楚知道趙鏞基信仰上眾多的錯謬了。可惜趙先生在本年六月來港開奮興會,仍然得到不少教會及信徒表態支持,並安排千人詩班及陪談員等來協助。預計當日的聚會(若神不特別地攔阻)也會是萬人空巷,氣氛高漲。為甚麼呢?我想到第一個原因就是那些支持趙鏞基的許多都是靈恩派的。我們知道趙先生本身是靈恩派,他的主張如方言、神醫、異能、奇事等,與他們所持的信仰根本是大同小異,如出一轍。他們又怎會不全力支持自己的人呢?

然而,我們看見支持及參與這些聚會的不盡都是靈恩派人士,當中也有一些福音派的教會及信徒。何解?我想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們並不清楚知道趙鏞基的信仰背景。他們認為在韓國(是全世界)這麼有名的牧師,牧養全世界最大的教會(數十萬會眾),信仰當然沒有問題了。就算是有,也一定不會是甚麼嚴重問題,因為看他們工作果效這麼大,必然是神賜福給他們了。因這緣故,他們就不願花時間精神仔細地分析及考查他的信仰立場。然而,這樣的心思想法,完全忽略了主在預言末世時的警告:「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244-5, 24)。保羅在書信中預言末世之時也是這樣警告信徒:「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後2:3)。難道主及使徒的警告純粹是危言聳聽,無中生有?不!我們親見看見許多稱為基督教的領袖不斷地利用神蹟、奇事、異能等來吸引人信服他們所傳的那套;而這些奇特的事本質是極誘動人心,表面上帶來很大的果效,以致人人趨之若鶩,結果吸引更多人投身其中,最終「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其實稍能體貼主心腸的人都知道,這些人所追求所沉醉的果效,根本不是神喜悅的果效,而是出於人意,甚至是出於魔鬼的果效。我不是想嚇唬你們,這樣的事我實在聽到太多了,只是靈恩派人士一直不肯面對現實,拒絕作出試驗。有一位姊姊親口對我們說,她有一位朋友說方言,初時因為無人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話,所以也沒有阻止。後來有一位從非洲來的基督徒朋友來探望他們,聽到那位信徒說起方言來,就應聲責備他,因為他聽到那位信徒用某種非洲語言咒罵耶穌!另外有一位靈恩派姊姊亦是親口對我說,她初初學習說方說時,清楚知道那說方言的靈是邪靈,因為當她說方說的時候,她有一種想作噁的感覺!可怕不可怕?可嘆這些所謂「屬靈恩賜」,不知風靡多少靈恩派甚至福音派信徒!為甚麼追求這些恩賜呢?無非是要得著肉體的舒,感受的發洩,悟性完全沒有果效,因為根不明白說甚麼!這些超自然的所謂「恩賜」,包括方言、預言、神醫、信心孕育等等,無非是領人偏離屬靈屬天的追求,走向屬肉體屬物質的渴慕;領人偏離聖言真道,步向異端邪說;領人偏離真正的敬拜,暗地裏變為褻慢基督(用假方言),絕不可能是出於神。不管它能吸引成千上萬的人來追求它,好像是甚麼「復興」的現象,這些敬拜及作工的方法完全是拿答、亞比戶所獻的凡火,神絕不接納,我們體貼主心的人也絕不跟風效法,不管別人怎樣批評我們也好。

在這裏我想帶出一個極其發人深省的問題:為甚麼神容讓這些不合真理的事發生?為何容讓教導這些錯謬歪理的教會表面上是這樣興旺?若他們所作真的是不合神心意,甚至是神所厭惡的,為何神不阻擋他們,反而是讓他們在人數及物質上日益加添,好像是神在賜福給他們呢?換轉另一個更令人難過的問法是:為何神竟容讓屬祂的兒女受迷惑而跌倒呢?這問題著實令許多敬虔愛主的人心裏作難,有些信徒甚至因此放棄了為道爭辯的立場,似乎認為他們的事奉可能也是出於神(因為他們的興旺),我們就是不去支持他們,但也不好去阻擋他們,恐怕阻撓了神的工作。在我嘗試問答以上的問題前,我想先澄清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外表「興旺」的表現絕對不是用來分辨對錯,合神心意不合神心意的標準。因為許多異端異教都表面上都很興旺,但它們卻是不合神心意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天主教。我們看到上任教宗離世時,數以百萬計的人都去參加他的喪禮了,多麼人多勢眾!但難道我們見人多便結論說他們的信仰是對的?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等異端近年也有很大的發展,難道他們又是神賜福的?這樣的推論是荒謬的。歷史清楚告訴我們,在一個重要時期將要結束之時,神真正的見證人往往是非常之少的。神用洪水滅世前,全世界是有挪亞一家八口為神作見證。士師記最末一章最後一句描述當時的情況說:「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南北國亡國前,國內大部份的先知都是假先如,真正為神發言的先知是極其少數。主耶穌在世時,猶太教內大部份是假冒為善的文士及法利賽人,真正敬畏神等待救主的人寥寥無幾。連主自己預言末世情況時,也感歎說:「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18:8)。可見人數多並不一定是神賜福的證明,人數少也不一定是出了甚麼問題。

回到那個問題:為甚麼神容讓這些異端道理橫行,容讓教導這些道理的教會表面上那麼「興旺」,容讓許多屬主的人受到迷惑呢?我想到其中一個原因是這些事的發生本就是神在末世計劃中的一部份,它們必須按著預言應驗的:「弟兄們,論到我們主耶穌基督降臨和我們到他那裡聚集,我勸你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或作:就)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人不拘用什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現在你們也知道,那攔阻他的是什麼,是叫他到了的時候才可以顯露。因為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只是現在有一個攔阻的,等到那攔阻的被除去,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這不法的人來,是照撒但的運動,行各樣的異能、神蹟,和一切虛假的奇事。」(帖後2:1-3, 6-9)。從這段經文我們看見,基督要到末世的最後一刻才將撒旦滅絕,但在這事發生之前,世界也是在最黑暗的時期之中。這是神的計劃。然而,我在這裏要強調,神絕對沒有要叫人傳錯謬的歪理,更也沒有促使人受迷惑,來完成祂的計劃。這些人之所以背道及跌倒,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罪,神只是「任憑」他們這樣作:「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後4:3-4);「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1:28)。神一早預知了這些事的發生,並為祂永遠旨意的一部份,然而人卻要擔當自己所犯的罪。

第二個我想到神容讓這些事發生的原因,就是神要看看我們屬祂的人如何面對這些末世的迷惑,從而考驗我們對祂的忠誠。不錯,神一早已經預言末世將有大迷惑,但神同時也吩咐了我們對這些事該有的態度及立場:「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看哪,我預先告訴你們了」(24:4, 23-25);「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提後4:3-5);「親愛的弟兄阿,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3)。以上就是神要我們面對迷惑時的做法及考驗我們的標準:「謹慎」、「不要信」、「忍受」、「傳道」、「盡職分」及「爭辯」!我們千萬不要被「果效」這個字沖昏了頭腦。神有要求我們不顧一切地追求果效嗎?神有說用工作果效來考驗我們嗎?沒有!神只要求我們對祂忠心:「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4:2)真正的果效是出於神,神有主權在任何環境中作成祂的工,但我們卻無權在真理之外追求果效。神要定這些為不忠心的罪。弟兄姊妹千萬不要這樣。

最後,讓我在這裏說多幾句心裏話。每當我看到聖經預言末世的迷惑不斷地應驗,卻看不到主有應許有誰人或團體可以力挽狂瀾,改變大局;每當我想到該是最有能力教導信徒提防異端的神學院人士大部份都默不作聲(從這事看出教會前途的暗淡);又每當我執筆竭力為道爭辯之時,想到我的力量何等微小,根本沒有多少人聽,更加改變不了甚麼大勢,我心是何等的難過。然而,我在禱告中又得著何等大的安慰,因為當我在主面前憂傷地哀訴時,我已清楚的知道,主已經聽了我呼求的聲音,我已經與主表同心,主又看我配與祂同心,這已經足夠了。弟兄姊妹,你們可否知道,其實神不是要靠我們來完成祂的計劃,祂必親自完成祂的計劃,祂只是想在整個計劃過程中,要尋找並得著一些與祂同心的人!只要有人肯在真理上與主表同心,那些人已經是得勝了!

我們承認我們力量微小,實在改變不了甚麼趨勢,但我仍要向弟兄姊妹大聲的呼籲:起來吧!讓我們堅守真理立場,竭力為真道爭辯,不論有多少人肯聽從,也不管有多少人批評,真理永遠是真理,錯謬永遠是錯謬,絕對不會因為有多少人接受或拒絕而改變。為了向主忠誠及與主表同心,我們不理甚麼驚天動地的果效,亦不怕付出任何的代價,我們只要高舉聖經中一切的真理,反對一切不合聖經的歪道。這是我們的立場,求神憐憫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