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收割的盼望

 (主問門徒的問題--第五十二篇)
G. H. Knight

「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是發白),可以收割了。」(4:35)

這是主期待的一個快樂時刻。在祂開始作工的時候,父神將一個可憐的撒瑪利亞罪人的靈魂賜給主,作為之後成千上萬人得救的預兆。當祂看見敘加的人蜂擁而至來到雅各井,祂的心充滿著喜樂的盼望;祂準知道吩咐祂「流淚撒種」的父即將叫祂「歡呼收割」。那時正是一月。不久之前撒在示劍谷的種子已經使遍地都嫩綠了。當門徒買餅回來經過那地,他們就說:「四個月後這裡就會有豐富的收成」;耶穌知道他們的對話的內容,就說:「是的,但我可以告訴你們,有另一類的種子比那些種子熟得更快。我知道有一類種子在今天撒的,然而看!莊稼已經熟了:人們現正從敘加到這裡來了。」

主的話提醒我,祂是怎樣時刻的活在一個門徒遠遠不及的層面上。祂永遠是在屬靈的實際裡行走及思想,地上一切的事物只是影兒及預表而已。當他們想著供養身體的食物時,祂就想到一種更有福及更持久的「食物」;當他們想著莊稼的收割,主就想到靈魂的收割。他們就像是生活在低谷的人,貧窮及目光短淺;祂卻像生活在山頂的人,眺望長空。我之所以常常不明白主的話的一個原因,可能就是祂用自己屬天的言語向我說,其文法及字母對我來說仍然陌生;又或者我之所以在效法基督的事上不成樣子的一個原因,就是我不習慣攀升至主所居住的境界。為何我看不見主所看見的?豈不是因為我不能攀至主的身邊?若我真能如此,我的思想豈會如此的屬地呢?我豈會如此討自己喜悅呢?我豈會如此的灰心呢?若我能像主一樣,常常以信心、愛心及盼望撒種,我豈不會同樣的看到我今日所撒的種已經可以開始收割呢?今日我就要讓祂把我提升到祂自己的異象山,讓我看到祂所看見的,因為祂的說話是為了鼓勵我,特別是當我「為神的國與祂一同作工」的時候。

祂在這裡告訴我,凡忠心為主撒的天國種子是不會徒然的。「凡屬神的種子必成為神的莊稼」,但這可能要經過「許多日子」。我把種子撒在土地上,然後就走了。它好像是消失了。對於我來說,它可能已經死了。神的護理就在我完成任務之後就開始了,並且祂務必使它在適當的時間顯現出來。許多時候我都無法知道我忠心為主作工及恆忍的禱告帶出來的果效到底怎樣;當土地貧瘠及天氣轉壞的時候,有時我也會感到抑鬱,甚至灰心。但我的主叫我想到,雖然現在還未看到果子,以及在我有生之年仍看不到有人跟進,但當我再看到它之時(或在這個世界或在另一個世界),我將會驚訝地看見極豐富的收成。我所要負責的,只是現在的工作,不是將來的結果。智慧的主或許是要訓鍊我,使我有更大的信心及更恆久的忍耐,所以才不讓我看見我渴望的收成。祂自己告訴我要「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行善不可喪志」;因為屬天的撒種,就像地上的撒種,「農夫[必須]忍耐等候地裡寶貴的出產,直到得了秋雨春雨。」完全的收成需要秋雨及春雨,缺一不可。有時秋雨所作的,是春雨不能作的。一些春雨如家庭的教育家人愛心的言語及潛移默化的影響,必須輔以苦難的秋雨才能看見種子真正的成長。在炎熱無雲的豐足中休眠的種子,在苦難的大雨中得到生命的洗禮。在光明順境發出而未蒙應允的呼求,將會在黑暗及憂傷時蒙垂聽及答允。神的種子常常在眼淚的滋潤生長出來,這是很奇妙的。或遲或早,那帶著信心撒種的人必得著收成,這是肯定的。

但我的主告訴我更多的事鼓勵我。祂告訴我我不但能收割自己所撒的種,也能收割別人在早前所撒的種;別人也能收割我今日所撒的種。因此,縱然撒種和收割的人可能在地上素未謀面,但在那收割的大日,我們會為我們的成果及所得的份在天上「一同歡呼」。祂又告訴我我可能比預期更早得著收成。當我悲嘆地說「不知要過多少年月才能收割」的時刻,祂或許說:「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讓我將主這句勉勵的話藏在心裡。祂或許已歡欣地看見祂的恩典在人的靈裡正在動工,而我只看到一片死寂。充其量我只能期望種子已開始生根,但祂能看到這事已經發生了很久,一切準備工夫都完成了,我已經可以立即收割。

或許因為我期望我的工作只能在很久之後才有果子而使自己灰心並且得罪主。安穩等候的信心是好,但期望很快能收成的信心更是好。神不單在我們求祂應允的大事上得榮耀,神也在我們相信祂很快能成就我們的禱告而得榮耀。慕迪以前說過,神不會用灰心的人成就大事。懷著最大的盼望是在神所有的禾田上取得成功的要訣。缺了這個,我們的事奉只會是一個難以忍受的重擔,而不是主期望我們得著的榮耀及喜樂。有一位灰心的撒種者向司布真抱怨說,在他的事奉上幾乎看不到有人信主。「你期望你每次講道後都有人信主嗎?」司布問他說。「噢,這倒不是,」那可憐的工人說,「我不敢如此奢望。」「那樣,」那偉大的傳道人說,「就按著你信心給你成就吧!」「為神嘗試大事,向神期望大事。」這是印度宣教事工開始時的口號。當主呼召人事奉祂,祂就因著我們迅即的行動,以及期望不久就有很大的成功的信心而得榮耀。若我期望我將來的收成,我應該是期望較近的將來,而不是遠遠的將來。若神安排我為一個較遲的收成而付出,我必然會得著;但若我是為一個較早的收成而努力,我也能得著的。

當我灰心及憂傷地看著我成功的指望何等渺茫,主的細語就臨到我,叫我知道很多或許我所關心的人對我的呼喚比我想料的更有反應;又當我舉目觀看遠處一大片的禾田,看著這個未得救的世界,這個充斥著異教偶像及迷信的世界,它的無知、殘忍、罪惡,以及許許多多對神剛硬蔑視的心靈,似乎須要更多年日的開墾才能開始撒種的工作,祂的叮嚀又再一次給我勇氣及鼓勵,因為現在正有千千萬萬勞苦擔重擔的心靈渴望著神的安息,並在黑暗中伸出他們的手,企圖去接觸祂,盼望能僥倖地尋到祂,他們準備接受主愛的心也許過於我這個灰心及膽怯的人所能相信的。噢,我的主啊,我感謝你,因你這句偉大的話:「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