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

今日的司布真在哪裏?

 
司布真 (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1892)是上兩個世紀英國有名的浸信會牧師,有講道王子之稱。他離世已經百多年,但他的講道集及著作在今時今日仍然廣泛流傳。他的見證及經歷,到現在仍是為人津津樂道。然而,現今雖然仍有不少信徒對司布真歌功頌德,但他一生的屬靈榜樣、為主所走過的道路卻沒有多少人願意跟從及效法。現在讓我們簡略地看看司布真一生的見證,盼望我們可以從這些見證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個主的工人該如何的事奉主及跟隨主。
 
司布真16歲當傳道,這樣小的年紀便作傳道人,我們承認這也是頗罕見的事。但我們從他的傳記中清楚知道,他當傳道不是一廂情願地自薦及自取的。他講道的恩賜是非常明顯地給人看到,又得到教會的認同及主動邀請他去作傳道的。我們知道,作傳道的,必須要有傳道的恩賜,而傳道的恩賜,是主用自己主權賜予的,不是自己爭取或者學習回來的。當然,一個神的工人有傳道的恩賜,我們可以透過一些訓練來幫他一把,但我們絕對不能將沒有傳道恩賜的人訓練為一個有能力的傳道者。若是可以的話,則每一個信徒都可透過人的努力而作傳道,那麼神的恩賜則淪為次要甚至是可有可無的了。可惜今天的靈恩派,將神用主權分給各人的恩賜說成人人可得著的。他們企圖透過各類的學習班教導會眾學講方言及神醫治病等異能奇事。但請問每一個信徒都可透過學習得著相同的恩賜的道理出自聖經中何章何節?另外,學術派又走了另一個極端,就是以知識替代恩賜。現今那些「有名」的神學院,「有名」在什麼呢?就是有名在「夠學術」。他們按什麼原則收取有意讀神學的信徒呢?神學證書班是供那些中五畢業的人讀的,學士班呢?是給中七程度或以上信徒讀的。碩士班呢?當然是給已經大專畢業的信徒讀嘛,難道堂堂大專畢業生只拿神學證書嗎?這些神學院收生的制度,完全是效法屬世學院的模樣,將恩賜這回事完全置諸不理。難道訓練神的工人主要是看他的學歷的嗎?那麼司布真是什麼學歷呢?中學程度。慕迪又是什麼學歷呢?只有小學程度!那麼他們都做不成傳道了?我們知道他們都是沒有進過神學院接受什麼神學訓練,但他們的的確確是神所揀選的工人,因為神賜給他們的恩賜是人所共知的。這些例子清楚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神所揀選作傳道的,神會賜給他們明顯的恩賜,而他們未必需要進神學院接受訓練。我不是說不可以,而是說未必需要。然而,他們雖然沒有讀神學,但他們必須是熟讀聖經的人。倪柝聲每天讀十九章聖經,風雨不改。今天的傳道人每天讀多少遍聖經?另外,他們亦會閱讀許多信仰純正的屬靈著作。眾所週知,司布真熟讀加爾文及清教徒的著作,並鼓勵學習做傳道的也要如此作。他會將屬靈書籍作嚴格的篩選,只會將好的 推介給信徒及神學生。現今許多的神學院,他們不將以往最好最純正的屬靈遺產推介給神學生,卻將一些屬世的小學如心理學、哲學、社會學、輔導學、管理學等等加進神學課程中,而這些學科的內容很多時都是與聖經中的道理有所衝突的。就是一些所謂客觀性的神學研究,也只是關於一些曲高和寡、不切實際的學術知識,對工人的講道及牧會一點幫助也沒有。多年前有機會問過一位讀完神學碩士後作傳道的,問他讀神學時所學的知識有多少在他牧會時實際應用出來?他說實在很少很少。以前的神學院,特別在歐洲,也有神學博士這頭銜,但神學院實在是大學的一部份,如以前英國牛津大學的基督學院,神學是當時的主科之一,頭銜是大學所頒發。再者,那時的神學院主要是教授聖經中的神學教義及一些幫助研讀聖經方法及技巧,如原文知識等。但現今的神學院想與屬世的大學看齊,就自己一廂情願的製造許多「學士」、「碩士」甚至「博士」學位來。為了達到此目的,他們還將屬世大學的知識如心理學、哲學、社會學、輔導學、管理學借用過來,卻把聖經科目漸漸的擠出去。可嘆現今的神學院的數量雖然比以前的多好幾十倍,學生要修讀的科目,要學的所謂「神學知識」比以前的也前進了多少步,但現今像司布真這樣有能力的傳道人出了多少個?
 
另外,司布真先生傳福音的態度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我看他的講道集,發覺他每星期的主日講道,總會有一段專為未信者而說的,目的是勸他們悔改信主。他的傳記中甚至說差不多每一星期的講道後都會有人信主。為什麼司布真傳福音有這麼大的果效呢?原因就是他高舉基督及有一顆迫切愛人靈魂的心。他說無論一篇講道信息講得如何頭頭是道,娓娓動聽,若沒有提及基督之名,他會非常輕看它。另外,因著他的迫切愛人靈魂的心,他講道時總是非常熱切及誠懇,因為他知道人靈魂的永生或永死是非常重要及嚴肅的事。他的聽眾往往受到他迫切及嚴肅的態度所感動而流淚信主。的確,有數不清的人因為聽他講道而流淚的。可是流淚這回事現在在基督教界越來越罕見。較司布真早期有一位蘇格蘭牧師,名叫Robert M’Cheyne,他三十多歲便離世,但他作工的果效是美好奇妙的。許多次當他剛站上講台,還未開口講道,會眾因著看到那個為著他們靈性這般著急的嚴肅面容而不停地流淚。今天的所謂傳福音使者,虛浮輕佻的態度去傳講所謂的「福音信息」,逗人歡心,引人發笑,與以往慕道者為自己的罪難過而痛哭悔改的光景大相逕庭。請 問一個人向神認罪悔改時該是歡笑還是傷過?抑或有人甚至認為信主是不必認罪悔改的?請問現今世俗的佈道家是高舉人的口才還是高舉基督並祂釘十字架?
 
 
然而,最令我佩服的就是司布真對真理的立場。今天許多人注重工作,但卻無視立場的重要性。當日馬丁路德在沃木斯的宣言我們忘了嗎?「我堅信持守聖經,這也是我所呼籲的,我的良心已作了神的話的俘虜,我不能,也不願宣佈放棄任何東西這就是我的『立場』。除此我別無他法,願神幫助我。阿們。」親愛的弟兄姊妹,真理立場是最重要的事情,神不要我們犧牲真理立場去為祂作工。司布真堅信嬰兒受洗沒有聖經的根據,他就勇敢地指出其錯誤來。(當然,我們對不同意的人也要有愛心及包容)。他認為亞米紐斯派的道理不合聖經,他就在講道中指證出來。後來有極端加爾文派反對他,他也是直言無諱地作出反駁(他自己也是加爾文派的)。到他晚年,一個更大的爭戰來了,就是當時的教會大受達爾文進化論及高等批評學的影響,不少教會人士覺得聖經中有錯誤的地方,需要用新的方法來解釋聖經。司布真在這問題上完全不肯讓步,高舉聖經為不變的真理,反對一切企圖貶低聖經的做法及警告持這樣主張的人。為了貫徹他的立場,他甚至與經過數次的勸喻仍不作改善的浸聯會脫離關係。可惜的是,忠言總是逆耳的,反對的人當然是繼續反對,而一大批沒有立場的人則認為他小題大做,神經過敏。最遺憾的是一些以往與他同工及他教導過的神學生都反對他,說他太偏激。這場爭戰相當劇烈,令司布真身心靈大受打擊,甚至司布真在病痛中這樣說:「這場爭戰使我生命耗滅了。」司布真就在1892年逝世,終年58歲。他到死時一直沒有放棄任何他認為是真理的立場。現在歷史清楚告訴我們,司布真所作的是對的。
 
今天許多神的工人,終日只顧工作,輕視真理的立場。撇開那些明顯是異端邪說的不說,現今許多工人及信徒對許多重要的真理的立場採取「中立」態度,就算有人肯定自己所信的是真理,但也不敢指出其他與自己所信有衝突的道理為錯誤。今年四月非典型肺炎爆發期間,有基督教人士聯同其他宗教同心向神祈福,神學界人士及有名望的牧師們有誰站出來批評這悖逆的事?極端靈恩派所提倡種種光怪陸離的所謂神蹟奇事,以及什麼積極思想視覺幻術的新紀元的異端,神學博士及教授們有誰出來抵擋它們?世俗佈道家任意將榮耀的福音內容變成逗人喜歡的搞笑材料,他們為什麼不起來阻止?天主教的拜聖母及聖人、不信因信稱義、靠行聖禮得救、煉獄、教皇無誤等異端道理,又是如何促使神學界人士與他們稱兄道弟及共同合作?究竟他們的真理立場去了哪裏?
 
 
在現今這邪惡、彎曲、悖謬的世代,願神興起多些像司布真一樣的神僕,滿有屬靈的恩賜及知識、熱切的傳福音態度及為真理立場不惜犧牲一切的心志。阿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